52小说网 > 老刘 > 第102章 顾小雪自杀

第102章 顾小雪自杀

  夜幕降临。 半山腰别墅亮起了暖色的街灯,花园到处灯光通明。 三层半的别墅透出明亮的光,在着漆黑的夜晚,显得寂静温和,远远望去! 灯光阑珊处,温暖人家里。 屋内。 佣人下班后,剩下傅睿君一家三口和春姨。 春姨在厨房收拾。 果果和童夕窝在沙发上看动画片,而傅睿君因为童夕还不原谅他,心里凉凉的。 总是无所事事地在客厅转悠,想晃悠出自己的存在感。 走到吧台,倒上一杯洋酒,自己坐着在偏厅吧台喝了起来。 荡悠着手中的红酒,看着酒液在杯壁荡然出弧度,傅睿君眯着眼眸,脑海里想过一百个想法,否定了一百零一个想法,觉得天下女人最难搞定的就是童夕。 品尝着美酒,傅睿君想入了神,直到童夕带着果果上楼睡觉他也不知道。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客厅已经人去楼空。 看着那安静的客厅,再看看二楼,傅睿君不由得苦涩一笑,继续抿上一口红酒,低声呢喃“童夕啊童夕,没有你的时候就老是想着念着,有你了,怎么也让我这么烦恼呢?” 仰头一口喝往杯中的酒,放下杯子,“麻烦。” 了一句,傅睿君起来看走到茶几边上,拿起遥控器,对着门口按了一下防盗红外线设置,所有门窗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发出报警。 弄好一切,他才安心上楼。 双手插袋,低着头悠哉悠哉的走向二楼,经过童夕房间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抱着侥幸的心里,也许这个妮子没有关门睡觉也不定。 这么一想,傅睿君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立刻转身走到门口,伸手握住门把,轻轻的,轻轻的一扭。 咔嚓一声,开了? 傅睿君那心情,简直就是欣喜若狂,像做贼似的遇见了不关门的主人家。 他轻轻推开门,探头进去瞄了一眼。 童夕没有在房间里面? 空荡荡的房间,明亮的灯光开着,阳台锁着,大床还很整洁呢。 夕夕呢? 傅睿君走进去,反手关上门,此刻他真的像做贼似的,蹑手蹑脚,进去后往衣橱间探头瞄了几眼,发现衣橱间里面没人。 再走进去几步,听到卫生间里面有水声。 这时候才安心下来,露出一丝丝微笑。 他往墙壁靠着,双手交叉,低着头悠哉悠哉地听着浴室里面的水声。 一阵一阵淋漓的水声传出来,该死的听水声都能听得他欲火焚身。 脑海里尽是夕夕洗澡的画面。 难怪夕夕他污,他现在有自知之明,对夕夕的确污了点。 可是人性,食色性也。 如果对喜欢的女人都没有性幻想,那真的太不正常了。 浴室的门被推开,童夕哼着变了调调的歌声走出来。 “哒哒哒,哒哒……咪咪……哒哒哒……” 傅睿君立刻抬头,看见童夕从门口出来,直径走向前面,根没有歪头看他。 童夕身上围着一条白色浴巾,香肩裸露,修长的腿白嫩白嫩的,骨感的背部还透着未干的水滴,性感撩人,她头上包着一条毛巾,双手握住湿哒哒的头发往前走,来到床头边上,低腰从抽屉拿出风筒。 嘴里边哼出来的调调在傅睿君听来,十分动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歌,但这是傅睿君听过最好听的歌声。 如天籁之音,耳朵都会怀孕。 童夕插上电,把头上的毛巾放下来,然后打开风筒吹了起来。 风筒的声音盖住了童夕的歌声,她未干的头发被风吹得飘逸,灵动。 轻轻一甩,风情万种,撩人心弦,那画面让傅睿君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凝重,甚至严重。 严重得心跳加快,血液加快,动脉加快,欲火沸腾。 童夕甩了两边发丝,换到一边手吹,觉得浴巾要掉,轻轻往上拉扯一下。 头发快吹干的时候,她侧头摸了摸后脑勺,突然感觉身侧有一道炙热的目光,让她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她歪头,看到墙壁上靠着的男人,吓了一大跳,“啊……” 往后退一步,手中的风筒“砰”的一声,掉下地面,惊慌的心在确定是傅睿君后,才缓下来,但还是被吓到。 “你怎么进来的?”童夕一边手捂着胸前的浴巾,一边手去拔掉插头,让房间的声音安静下来。 “终于发现了?”傅睿君轻佻的眨了一下眼睛,邪魅道“我还以为我是透明的呢?” 着,傅睿君一步一步走向童夕。 童夕立刻捡起风筒塞进柜子里,变成双手捂着浴巾,往后退,警惕地看着傅睿君,“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门口进来的。” “我明明把门锁上了,你不可能进来的。” 傅睿君耸耸肩,表示他也不太清楚。 童夕见他动机不纯,她退到床沿边上,无法后退的时候,立刻跳上大床,踩着床跳到另一边,“夜闯我房,必有所图,你给我出去。” 傅睿君灼热的视线一直定格在她绯红的脸蛋上,飘逸的长发披肩,好看至极,他毫不避忌,直接明来意“嗯,想你了。” “我还没有原谅你呢。” 傅睿君越过大床,走向童夕,带着雅痞的语气“很多时候,感情需要调和剂,或许明天早上你就能原谅我呢?” “你真的好坏,哪有人像你这样的?”童夕不悦,抱着浴巾冲向衣橱间。 进入衣橱间,童夕快速拿出一套休闲睡衣,然后来到镜子面前。 可是衣橱间是没有门的,童夕紧张地看向门口,她伸手准备解开浴巾,可她刚刚松开浴巾的结,就听到脚步声。 立刻捂紧浴巾,歪头看向门口。 傅睿君缓缓走进来,很明确的直奔她走去。 童夕紧张得紧握着松开的浴巾口,正面贴着镜子,低声喊着“傅睿君,你出去好吗?” 傅睿君来到她后背,靠得很近,只差一厘米就贴上她背部的距离。 童夕此刻可以感受到身后这个男人身上的阳刚气息重重包围着她,炙热撩人。 傅睿君看着镜子中的童夕,她的额头抵着镜面,脸蛋绯红,气息缭乱喷到镜子上面,她面前的镜面很快就蒙上一层水气。 童夕双手紧握着前面的毛巾接口,看似很紧张,但更多的是羞涩。 傅睿君将头压低,靠近她的肩膀,看着镜子中的童夕,她身上一阵一阵的清香扑鼻而来,身子像刚刚绽放的鲜花,娇艳欲滴。 男人沙哑的声音传来,“夕夕,你觉得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童夕闭上眼睛,深呼吸,低声了一句,“流氓。” 傅睿君对她的打骂从来都是不痛不痒,他大手缓缓从她的腰腹穿过,一把抱住她的身子,胸膛贴上她的背部。 童夕身子微微一僵,背脊骨僵直,心脏也跟着颤抖起来,紧张得全身都想触电似的。 男人把头窝在她的脖子里,呼吸滚烫她的皮肤,粗喘而低沉的语气在她身上呢喃,“夕夕,要躲哪里去?” “傅睿君……”童夕呢喃着。 整个衣橱间像火炉似的。 童夕没有反抗,应该是沦陷了,彻底沦陷。 童夕羞涩得闭上眼睛,心里不由得腹诽傅睿君,你这个坏蛋! 偷来的激,情,盗来夜,傅睿君在童夕心里彻底冠上一个无赖的名头。 可是这个男人即便无已着她彻夜欢愉,她还是觉得越来越爱。 有些女人呢,天生犯贱。 童夕就觉得自己是这种类型的,老是没有立场,被这个男人吃干抹净还斗不过他,压不住他。 觉得做女人,她算失败的一个。 假期结束后,傅睿君如常上班,果果如常上课。 - 简约奢靡的房间,甜甜坐在梳妆台前面,拿着琉璃木梳,看着镜面中那个显得憔悴的自己,她把房门打开,认真聆听外面长廊的脚步。 抬头看向墙壁的钟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那个男人应酬还没有回来。 甜甜已经觉得很累,但还是想等他回来,好好谈谈。 片刻后,听到门口的声音,甜甜连忙起来,走出房间,出了门才发现梁天辰已经经过她的门口。 男人脱了外套拿在手里,另一只手在解开领带,边扯着边走。 “天辰!”甜甜柔软的声音喊了他一句,梁天辰立刻停下脚步。 男人宽厚的背部不留痕迹地微微一僵,得笔直,没有什么反应。 似乎停下来等她开口,也似乎只是愣愣,没有别的意思。 甜甜猜测不透他的反应,只知道他能听得见,便开口,“我们能不能谈谈?” 梁天辰沉默了片刻,甜甜便紧张继续道,“不会占用你很长时间的,就一会。” “过来吧!”梁天辰缓缓道,声音清冷平静。 甜甜立刻跟上他的脚步,既然给她时间,去谁的房间也一样,在长廊也不好。 甜甜刚跟上梁天辰,这男人手中的衣服突然抛到甜甜手中,甜甜猛然接住,愣了两秒没有反应。 见到梁天辰双手扯领带才明白这个男人让她帮忙拿衣服,不过这种大少爷的态度还真的理所当然,使唤人还能不做声? 甜甜抱着梁天辰的衣服跟进他的房间,在房间边的沙发前面,甜甜显得有些紧张,把手中的西装抱得更紧。 突然感觉一阵清香扑鼻而来,甜甜吸着鼻子嗅了嗅。 感觉香气是从衣服传来的,她缓缓把手中的衣服抬起来,放到鼻子嗅闻着。 她认识这种香气,何丹丹曾经从国外买了一套奢侈品牌给童夕,童夕转送给她的,那时候她用过这种奢侈品的香水,是女士专用的,而且用得起这种香水的女人,非富则贵。 梁天辰回到房间,解开衣袖的纽扣,转身之时,突然看到甜甜正在闻他的西装,男人解衣袖扣子的手指微微一僵,愣了下来,眼底闪过一抹暗沉。 甜甜闻了闻,秀丽的眉头轻轻蹙起,将衣服放到沙发上,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但心底还像被石头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似的难受。 顿了几秒,甜甜抬眸看向梁天辰,鼓起勇气,“天辰,我上次跟你的事情,是真的,不是愚人节玩笑。” 梁天辰脸上稍微暗了些许,将袖子撩起来,动手脱他的名表,低头看着手表扣,慢条斯理的,“今天晚上有一个宴会,跟两名生意上的女性合作伙伴跳了几只舞。” “啊?”甜甜一怔,有点牛头不搭马嘴的感觉,他为什么要跟她这个?甜甜低头看了看西装,这时候明白到他衣服上的香水味如何而来。她也就诺诺的应了一句,“哦,你参加宴会啦?” “嗯!”男人特别的冷,连一句话都感觉两人中间隔了一条银河。 甜甜竟然一时间忘记了正经事,紧张问道,“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酒?要不要煮点醒酒茶你喝?或者我给你泡杯蜜柚茶。” “咖啡吧!”男人继续解开手表,脸上缓了些许,解开手表放到桌面上。 甜甜显得为难,纠结着,“你真的要喝咖啡吗?现在已经晚上,你喝了会睡不着。” “那就算了。”男人走向甜甜,来到茶几旁,拿起茶几的茶杯,“我喝杯水就行了。” 甜甜发觉他今天好像跟她了好多话似的,平时除了在外人面前秀假恩爱,私底下两人都是没有什么交流。 梁天辰倒了水,仰头一口喝完,拿着空杯子,他目光看着前面墙壁,侧脸对着甜甜,下逐客令,“晚了,你回去吧!” 这时候,甜甜才想起她过来的目的,紧张上前一步,“天辰,我还没有完呢,就是离婚的事情,你看行不行?我们……” 话还没有完,梁天辰突然冷哼一声,语气轻蔑讽刺,他一个鼻音让甜甜整个人都慌了,不敢话。 男人一字一句,“我跟你的婚姻是梁家和路家企业利益的桥梁,不是你想离婚就离的。” 甜甜顿挫,不由得低下头,双手的手指不由自主轻轻撵弄。 心情十分压抑,呼吸变得郁闷,甜甜知道离婚有点难,而且这种利益联婚,没有任何感情的两人捆绑在一起,只是企业的利益桥梁,多么可悲的现实。 梁天辰转过头去看甜甜,见到甜甜的头已经低得挡住胸膛了,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甜甜想了想,低声呢喃“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听到这句话后,梁天辰脸色瞬间阴冷如冰,目光锐利了几分,语气严肃,“我没有时间陪些废话,出去吧!” 一段婚姻,害了两人,甜甜不是生意人,所以不知道利益是什么,她觉得没有什么比幸福更加重要。 曾经她也想过离婚,但不敢去想象是什么后果,也没有勇气提起。 现在连最好的朋友都劝她离婚,她这时也有了胆子把所想的出来。 “天辰,我……” 她话还没有,梁天辰立刻怒喷一句,“出气!” 一句话,让甜甜猛得一颤,身子微微惊骇地震了下,目光显得惊慌,愣愣地看着梁天辰。 梁天辰心烦气躁地转身,不理会甜甜是否已经出去,直径走入卫生间,狠狠地甩上门。 砰的一声,震耳欲聋。 甜甜再一次受到惊吓,目瞪口呆地愣在哪里一动不动。 过了好片刻,她才缓缓转身离开,轻轻带上梁天辰的房间门。 - 清晨。 童夕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傅睿君是躺着她身侧,这个男人霸占了她一半床。 那么正大光明的鹊巢鸠占。 童夕负气地背对着他继续装睡,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铃声是傅睿君的手机。 童夕缓缓一怔,睁开眼睛,人也精神了些许,认真听着后面的男人讲电话。 傅睿君沙哑的声音低沉慵懒,缓缓传来“喂,雪,什么事?” 听到雪这个名字,童夕心里微微地泛起波澜。 她总觉得这个表妹的心思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单纯。 傅睿君听了顾雪几句话,然后紧张地坐起来,道“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 听完,然后中断电话,手机一放,傅睿君转身趴到童夕肩膀边上,童夕立刻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傅睿君瞄一眼童夕,见她还在睡,轻轻地吻上她的肩膀,然后快速下床,穿好衣服就离开房间。 听到关门声,童夕才缓缓睁开眼睛,转身看向门口,愣着没有反应。 顾家,傅睿君赶到顾家的时候,顾强和傅红两人正在客厅吵架,气势汹汹,两人间一个强悍严厉,一个势利要强。 傅红双手撑腰,对着顾强怒吼,“我就要把雪嫁出去,无论如何,今年就必须得嫁,哪有男人像你这样,宠女儿宠得无法无天的?她都几岁了还不嫁人?还等到什么时候?” “要嫁人,也不是你这样逼的,你要逼死她吗?”顾强怒吼。 傅红不依不挠,“是她把我给逼死,我这做妈的为她操心,连白头发都出来了。” “那你就别管她。” 傅睿君走进客厅,两人才安静下来,顾强见到傅睿君,指了指二楼,“睿君,雪在二楼,你上去看看她吧。” “嗯!”傅睿君转身准备上二楼。 傅红急忙冲过去,一把扯住傅睿君,“睿君,这没你的事,快回去,与你无关。” 傅睿君微微皱眉,看着傅红愤怒的脸,显得无奈,他知道傅红一直担心雪对他倾注太过分的感情,而一直不让雪靠近他,逼他结婚。 他也尽量做到跟顾雪保持距离,让雪清楚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情。 可是现在…… 顾强猛得上前,一把将傅红扯开,甩到一边,对着傅睿君,“上去,我女儿的命更重要。” 傅睿君此刻对这两人都已没什么好感,他迈开步伐上楼梯。 下面又传来傅红和顾强的争吵声。 直到傅睿君进入了顾雪的房间,傅红气哭了,对着顾强喊道“他们是亲表兄妹,你为什么要放纵女儿去喜欢他?你疯了吗?” 顾强痛苦地扒着头发,低头深呼吸,突然扯住傅红的手往书房走去。 进入书房后,顾强把门关上,老脸沧桑,痛苦道,“对不起老婆,现在女儿都为情自杀了,我不能看着我们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就这么没了。” “我也爱雪,我把毕生的希望都放在这女儿身上了,你这是推她进地狱你知道吗?”傅红哭喊着擦眼泪。 顾强万不得已,只好把隐藏心底二十多年的秘密了,“雪她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啊!” 傅红吓得一愣,叫道,“你胡八道什么?” “我没有胡八道。”顾强双手叉腰,转身面对着阳台,悲凉地“当年你为了怀孕,吃了很多苦,做了几十次试管婴儿,身体都弄坏了才好不容易怀上,但是生孩子那天,你大出血,你保孩子不要大人,可是我跟医生要你不要孩子了。” 傅红眼眶一红,瞬间泪流满面。 “孩子没了,我怕你更加伤心难过,刚好这时候又一个未婚妈妈同一个病房,生下孩子就偷跑了,连孩子都不要,我就买通医生,把孩子成是你生的,然后我们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养大成人。” 听完这些,傅红彻底泪崩,哭得伤心欲绝,瘫软的身体移到沙发上,瘫痪在沙发大哭了起来,“呜呜呜呜……” 她现在终于知道自己老公为什么一直不介意雪去喜欢傅睿君,原来没有血缘关系。 同时又被这个男人的心感动,为死去的亲生孩子哭泣,五味杂陈中。 顾强转身回到沙发,把傅红搂入怀抱里,温柔地安慰。 傅睿君进到顾雪房间,之间顾雪坐在床上,靠在床头,苍白的脸十分憔悴,歪脸看着外面的阳台,神情呆滞。 顾雪床头柜子上面放着早餐,可她一点也没有动过早餐。 靠近,傅睿君发现她手腕上绑着纱布,还有未干的血迹。 看到她的手腕,傅睿君脸色沉下来,坐到她床沿边上,顾雪看到傅睿君那一刻,呆滞的双眸瞬间泪眼汪汪。 两滴清泪滑落,惨白干燥的唇微微轻启,“三哥……” 傅睿君伸手捉住她的手腕,带着丝丝愤怒,“为什么要这么傻?” 顾雪的泪水止不住,咬着下唇摇头,哽咽道“妈妈逼我相亲,我就去了,可我根不喜欢那个男的,只见过一次面,妈妈就逼迫我嫁人。” “如果是好男人,那就嫁了,为什么要弄到自杀的地步?”傅睿君气得把顾雪的手狠狠甩,“你还是孩子吗?” 被傅睿君这样生气对待,顾雪哭得更加伤心欲绝,喘不过气地低着头,梨花带雨楚楚可怜,“那个男人是地产商的儿子,是爆发户,而且名气不,三哥你可能也认识他,他叫牛铭,这个男人换女人跟换衣服似的,还喜欢赌博,妈妈却看中了他的条件,逼我嫁人。” 这个名字,经常出现在娱乐头条,傅睿君当然不陌生,这个男人经常染指娱乐圈的女明星。 很是无奈,傅睿君伸手摸摸顾雪的脑袋,叹息一声,“你家也不穷,姑姑她……” 顾雪苦涩一笑,反驳,“在妈妈眼里就是穷,爸爸是个退休军人,我们一家三口都没有工作,全靠妈妈在傅氏集体那一点的股份分红养活一家,在别人眼里这笔分红十分可观,可是妈妈她不甘于安分,她心可大着呢。” 傅睿君再次握起顾雪的手腕,低头看着,低声细语安慰“这男人是不能嫁,以后有什么事情用商量的,不要动不动就自杀,这不是儿戏。” “我的幸福难道就是玩笑?”雪缓缓闭上眼睛,泪水往脸蛋滑落,扁嘴哭泣,“三哥你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还把夕带回家住,你都不理我,心里也没有我这个表妹了。我什么事情也不敢去找三哥,我怕夕会不高兴,我……” “傻瓜。”傅睿君微微低头,“我一直都是你三表哥,夕不是蛮不讲理的女人,你有什么困难当然可以找我。” 完,傅睿君从桌面抽出纸巾,递给顾雪,“把眼泪擦掉。” 顾雪嘟嘴,仰头“三哥帮我擦。” 傅睿君眉头紧皱,低声道,“拿着。” 顾雪很不心甘情愿,拿着纸巾擦眼泪,嘟嘴道“三哥,让我到你公司学做生意好吗?” 傅睿君无力扶额,压低腰,很是纠结地撑在膝盖上。 “三哥还帮我,让你给我安排到你公司去,你都这么为难。” “你会做什么?” 顾雪喜出望外,一把搂住傅睿君的手臂,贴上去低声细语道“全听三哥安排,只要三哥帮我服妈妈,不要让我嫁那个纨绔子弟,给我安排个工作,我什么都听三哥的。” 傅睿君直起身体,推开顾雪的拥抱,严肃了几分,指着早餐,“把那个粥喝了吧!” “嗯嗯!”顾雪立刻点头,满脸泪痕的脸终于露出一抹浅笑。
  https://www.52xs.xyz/book/laoli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