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老刘 > 第154章 傅睿君的禁与诱

第154章 傅睿君的禁与诱

  曾丹中断了通话,缓缓放下手,健朗阳光的眉目间匆满了笑意,柔和的脸色让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到他此刻是多么的春心荡漾,一种我恋爱了似的感觉。 傅睿君坐在沙发上,挑着二郎腿,慵懒优雅的坐姿,目光微眯,邪魅而透剔,凝望曾丹。 从刚刚他的通话来看,是穆纷飞,而美眉邀约,看似把持不住了。 “穆纷飞不是你想的那么单纯。”傅睿君提醒。 他的话把曾丹沉浸的思绪拉回来,收敛了灿烂脸色,抬眸看向傅睿君。 “纷飞她很单纯。”曾丹的语气十分确定。 傅睿君嗤之以鼻,挑眉“还沉迷不浅,我该如何打救你才好呢?” “胡什么?”曾丹不悦,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把酒杯递到嘴边,缓缓喝着。 傅睿君叹息,修长的手指像弹钢琴似的在沙发上滴答滴答地弹着。 语气悠哉悠哉的,“现在情况很明显,穆纪元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把穆纷飞叫回来支援,关于一夕集团继承权的官司在进行中,穆纪元必败。他将会失去一大个金矿。他手中大将已经损失两名,而你还在帮我一直调查他涉黑、叶敏消失一事,除了我对他有重大威胁,而你对他威胁也挺大,他当然会对付你。” “纷飞她……”曾丹愣愣的想出两个字,不会。可是却不出口。 因为他也不确定纷飞的心,更加不了解她到底为了穆纪元卖命到什么程度。 傅睿君补充了曾丹的话,“她是穆纪元手中最忠心的下属,而且法律上是兄妹关系,可想而知穆纪元待她不薄。穆纷飞似乎对穆纪元唯命是从。” “你的意思是?” 傅睿君淡淡的,客观的,了一句话,“我的意思是,穆纷飞靠近你肯定有阴谋,她可能听命穆纪元,需要解决掉你。” 曾丹沉下来,愣住了。 傅睿君倾身向前,伸手拿去茶几上的杯子,挑了一下眼帘,拿起酒杯,“你自己心一点,别对穆纷飞千万别放松警惕,最好的是拒绝跟她往来。” 曾丹手中酒杯快速送到嘴巴,仰头一口气喝完杯子里的酒,含着那口酒,心情闷得难以下咽。 傅睿君倒是悠哉悠哉的品尝着自己的美酒,提醒,“别忘记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 这话不提,曾丹还真的忘记了这号人物存在。 霍多娜,他的相亲对象。 已经开始正式交往一段时间了,虽然交往甚浅,见面次数不多,但关系始终在这里,这是不能忽略的。 曾丹深知,他跟纷飞是不可能的。 一辈子也不可能,先纷飞不一定会喜欢他这种男人,即便喜欢,中间也相隔了一个穆纪元。 这是一辈子无法跨越的坎。 思以至此,曾丹的心情糟糕的一塌糊涂。 拿起酒瓶倒了杯酒,猛灌完,然后重重地放下杯子,带着气焰冷冷道,“我先去睡了,明天还约了这边的警察去做调查呢。” “嗯!”傅睿君应了一声。 傅睿君看着曾丹悲凉的背影走向二楼,他隐隐可以感受到曾丹现在的痛。 这时,傅睿君手中的电话响起来,他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记录,是韩向的号码。 他立刻接通,“向,有什么事情?” 韩向语气局促激动,“睿君,你让我调查的那个男人“易天”,已经查清楚了,原名李乐,就是当年递交资料给国家,证明童夕她爸爸是特务的那个司令官的助手。” 傅睿君早就知道,现在有确凿证据了,并没有显得太激动,平静的问,“有证据了?” “有,dna和指纹都收集到了,他出卖国家罪还有贿赂罪等等,都是重犯,即便做了整形手术,我们现在逮捕他了。” “先别冲动,这会打草惊蛇……”傅睿君顿时急了。 韩向错愕,“怎么了?已经把他收押了。” 傅睿君仰头,无力得靠在沙发上,一边手搭在额头上,很是无奈。 “那他供出当年的事情了吗?” 韩向,“没有,这个人倔强得狠,一句话都不。” 傅睿君像是看透了那个男人的心理似的“当然不会,他的罪太重,被捉住必死无疑,不都一样结果,他当然选择沉默。” “那怎么办?” 傅睿君无力地闭上眼睛,深呼吸,脑海里想着办法。 捉住此人,穆纪元一定会知道,如果当年的事情一旦出来,就有证据捉住穆纪元,可是李乐不会招供的。 但是…… 傅睿君突然想到很严重的事情。 “向,加派人手看着李乐,他一定会有危险。” “有什么危险?” “穆纪元知道李乐被捉,心虚作祟,一定会派人灭他口的,如果李乐死了,要查当年那件冤案,就更加难了。” “好,我明白了。” 傅睿君淡淡的,“好了,你多费点心思,尽量让他招供,这样就省得麻烦。” “嗯!” 事情又有突变,傅睿君中断电话后,悠悠然起来,双手兜在休闲裤袋里面,慢慢往二楼走去。 上了二楼,推开房间的门。 房间内灯光通明,傅睿君走进去,反手关门。 脑海里正想着十分正经却严肃的事情,眉头紧蹙。 刚走了几步,便听到浴室的门被推开。 他抬眸,童夕从浴室里面出来,身上包裹着一条白色浴巾,露肩背,白皙腿性感诱人,如出水芙蓉,娇滴滴的,带着清香扑鼻而来。 对于禁欲已久的傅睿君来,此画面实在太诱人。 童夕倒是泰然自若,完全没有半点芥蒂,“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房?” 童夕很是好奇,因为在一起的这些时间,傅睿君都是在她睡着了才回房间的,第二天问他,他就忙到深夜。 今天的反常,让童夕很是好奇,童夕边擦拭这湿润的发丝边问“今天不忙吗?” 傅睿君喉咙上下滚动,口干舌燥的炙热,在他体内熊熊燃烧,他有着惊人的忍耐力,但是那都是对于别人,而童夕可以让他一秒破功。 “不忙。”傅睿君回了一句话,出来的话语沙哑得连他自己也觉得难受。 他连忙清清嗓子,故作镇定走进去,来到童夕身边,童夕在找风筒吹头发,傅睿君接过她手中的风筒,温柔的“你现在身子虚,洗完澡要穿上衣服,这样会着凉的。” “我没事了。”童夕再强调一次,抬眸看着傅睿君。 傅睿君修长的五指划入她的发丝里,轻柔地拨弄,嗡嗡低鸣的风筒声充斥在房间里。 童夕头发被吹乱了,心里暖暖的,大眼睛清澈见底,看着傅睿君温柔而刚毅的俊脸,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 “睿君,你是不是看到过我被打的视频?”童夕心里猜测,傅睿君现在不敢碰她的愿意。 开始以为是因为她月子,所以为了她健康着想,可是月子过去了很久,她的身体现在很好,可是傅睿君依然不敢碰她。 童夕其实可以感受到他的折磨,睡觉的时候,无意触碰到,边引来他痛苦的呻吟,然后转身背对着她入睡。 可早上起来的时候,总感觉傅睿君受不了似的,往她身上蹭,手很不规矩。 傅睿君微微一顿,愣了数秒而已,继续若无其事地继续吹头发。 童夕眨了眨眼,珉唇浅笑,“睿君,我之前得了抑郁症的时候,心理医生来开导我,曾经跟我过,你这种可能叫做心理创伤后遗症,有些男人会因为看到自己老婆生产那痛苦不堪的全过程,而失去性趣,这种不是无能,是阴影。你是不是也蒙上了阴影,所以不敢碰我?” 傅睿君勾起唇角,轻轻一笑,淡雅的笑容很是温柔,却没有回应童夕的话。 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童夕和他的孩子被打,孩子没了,童夕差点死了,那触目惊心的画面一直缭绕在他的脑海里。 他看到了生命的脆弱,看到了他心爱的女人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顽强。 不害怕那是假的。 甚至,曾经一度很想要童夕给他生一个女儿的想法,现在已经消失殆尽,他不想要什么孩了,他不想让童夕再为他受苦受难。 有果果就够了。 童夕双手缓缓抱住傅睿君的腰,傅睿君不由得身体僵直,喉咙再一次滚动起来,深深呼出一口气,低头看向童夕。 可该死的视线总是瞄到她迷人深沟,雪白丰盈,无比诱人的美,让他全身燥热不已。 童夕柔软的身子贴上,明明能感受帐篷是如何膨胀起来的,明明那么的强悍反应,却对她无动于衷? “睿君,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嫌弃我了?” 傅睿君关掉风筒,舔了一下干枯的薄唇,挤着微笑,“我没有关系的,你不用在意这些,现在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承受不了。” “我可以。”童夕嘟嘴,一脸恼怒,虽然这个男人很厉害,如果狠起来,可能真会被折磨致残。 可是她知道傅睿君会很温柔。 傅睿君伸手掐上童夕的脸蛋,一阵疼痛,童夕娇喊着,“啊嗯!痛呢,放手……” 傅睿君教训道,“身体都没有完全恢复,你这个脑袋别装这么多颜料进去。” 她色吗? 童夕很是无语。 童夕连忙放开他的腰腹,心里猜测他的想法。她倒要看看傅睿君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 头发吹干后,傅睿君收拾风筒,童夕就进入衣橱间,拿来睡衣穿上了。 出来的时候,发现傅睿君已经不在房间。 童夕正疑惑之际,隐隐听到了卫生间里面传来的水声,她不由得蹙眉,想着傅睿君不是已经洗过澡了吗?怎么还洗一次?想了想,童夕知道他的心情和难受之处。 其实傅睿君心里有阴影。 怕她受到伤害而已,总觉得她的身体应该很孱弱,童夕不想他难受,自己爬到床上先睡。 傅睿君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童夕已经躺床上,盖上被子睡觉了。 傅睿君把该死的欲望浇灭后,换上休闲睡衣,在房间里面坐着,拿了一书阅读起来,让自己变得平静。 静谧的房间里,童夕已经睡得香甜,傅睿君过了好久,才缓缓抬眸,瞄向床上的童夕。 童夕在睡梦中把被子给踢了,穿着睡裙,撩人的身段呈现在他的眼前。 白皙修长的美腿,丰盈诱人的身子,婀娜多姿,让人一眼便想入非非。 傅睿君放下书,走到床头把灯熄灭了,开了一盏暖淡色的应急灯,房间一下子暗沉下来。 傅睿君爬上床,为童夕轻轻盖上被子。然后侧躺在她的身侧,睡姿笔直正规,闭上眼睛。 多少个梦里,见童夕被折磨,孩子被折磨,而惊醒过来,满身大汗,差点绝气似的呼吸不过来。 傅睿君外头看看童夕,才发觉这个女人现在安然无恙的躺在他身边,月子过后的一次检查里,医生告诉他,身体没事了,也对以后怀孕没有多大影响。 可傅睿君觉得她还没有恢复过来。 带着沉重的心情,傅睿君慢慢进入梦乡。 夜,越来越深。 这个也很漫长。 漫长得让傅睿君全身被火燃烧似的。 估计禁欲太久,久得他还能做出写不可描述的美梦。 梦见童夕在他睡着后,轻轻地撩拨他,各种不可描述的劲爆,他以为是春梦了无痕,便尽情享受。 直到童夕爬到他身上,那种真实的感觉充斥着他的脑海,热得难受,想要更多的感觉,一点一点的袭击而来。 “嗯!” 是童夕在他耳边低吟的声音,他猛得睁开眼睛,发现这个妖女已经…… “夕夕,你……”傅睿君沙哑的声音带着无穷的欲望,惊讶地望着童夕,眼眸下闪过一抹不出口的惊喜,却又匆满担忧。 童夕调皮的浅笑,挑眉问道,“睿君,你醒了?” “你都这样了,我能不醒吗?” 童夕很是得意的含笑着,轻轻咬了一下唇瓣,特甜美的声线呢喃细语“怎样?要不我下来吧。” 着,她欲要离开。 傅睿君紧张得一把搂住她的腰,固定她的动作,急促的呼吸着,“别……” 两人的气息都变得喘急,难受而煎熬。 四目相对的暖流,看起来十分暧昧。 片刻后,傅睿君再也受不了了,勾住童夕的后脑勺,拉下来深吻。 转身压上,一场温柔的风雨翻云,在也里悄然而至。 清晨。 阳光洋洋洒洒,大地复苏,春意盅然,空气中弥漫着清醒和幸福的感觉。 大床上交缠的两具身体还在薄被子之下,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童夕太累了,感觉全身无力。 就如傅睿君的,她身体还很虚。 原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很好,可是一夜过后,她才发现傅睿君的担忧是正确的,她的体力跟不上男人的节奏,吃不消他的热情。 结果累趴了。 不过傅睿君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了。 先醒来的人是傅睿君。 他睁开迷离魅惑的眼眸,目光锁定在童夕白皙的脸蛋上,伸手摸着她的额头,撩拨她的发丝,疼惜的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拉着被子为童夕盖好身子,以免着凉。 宠溺的语气低声呢喃了一句“你一定是个妖女。” 童夕并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感觉傅睿君在她唇瓣上轻轻一啄。 傅睿君浅吻过后,轻轻的从童夕身边起来。 进入卫生间洗漱干净,再出来的时候,他走到阳台外面晒太阳,早晨的阳光很是暖和。 突然,门被敲响,急促而响亮,傅睿君回了头,童夕和被吵醒。 傅睿君立刻走过去,经过大床的时候,对着童夕“没事的,你再睡会。” “哦。”童夕应了一声,又拉着被子盖上继续睡觉。 傅睿君就开了门,面前着曾丹,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他连忙走出去,反手关上门“怎么了?” 曾丹“睿君,穆纪元他带着消防到新公司去了。” 消防? 傅睿君不由得冷笑地勾起嘴角,“怎么,他还想利用消防不过关来打击我的企业?” “应该是这个意思。”曾丹手中的电话递给他“你助理打来的电话,你听听。” 傅睿君立刻接过电话,“喂……” “boss,一夕集团总裁到我们这里来了,要跟你谈生意,要预约时间。” 谈生意?傅睿君不知道那个男人葫芦里面卖的是么什么药,但是消防已经有通关文件了,不可能的不过关,纯粹是闹事。 至于谈生意? “好,我现在过去。”事情跟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傅睿君不知道穆纪元到底想搞什么。 中断通话,傅睿君把手机递给曾丹。 曾丹蹙眉,问道“怎样?” “不知道,我们过去一趟吧,看看他想干什么。” “好,我回去换衣服。” 着,曾丹立刻转身回房。 傅睿君也转身进入房间,关上门走向童夕,双手撑着床,倾身过去,在她耳边呢喃,“夕夕,我要出去一躺,你起来吧。” 童夕听到傅睿君的声音,连忙睁开眼睛,捂着被套坐起来,迷迷糊糊的问,“要去哪里?” “到公司一趟,起来洗漱换衣服吧。” “哦。”童夕抓了一下头发,眯着惺忪眼,摸来睡裙套上,掀开被子下床。 傅睿君进入衣橱换衣服。 因为之前发生过的事情,让傅睿君很警惕,去到那里都带上童夕,一刻也不敢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即便家里很安全,他也不敢有一丝丝的松懈。 - 来到新公司的大厦,这栋竞标下来的新大厦名称为,君天大厦。 傅睿君和梁天辰合作的企业,虽然规模没有帝国那边的企业浩大,但是在这种国家来,又算是一间大企业。 是国际十强企业傅氏集团的子公司,来势汹汹地进军这个国家,势利也不容觑,虽然跟一夕的关系不大,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但是大企业在国家的地位,会有一定的影响。 宽阔明亮的办公室内,气派的大门被推开,傅睿君,曾丹和童夕三人并肩走进来。 坐在会议桌前面的穆纪元脸色阴沉冰冷,目光凝望在童夕的脸蛋上,一刻也没有一开过。 一进来,童夕就注意到穆纪元的目光十分炙热锋利,像是带着恨的光芒,又像是久别不见的思念。 他身后着阿姆,严肃冷峻,目光锋利。 童夕的目光倒是清冷,跟着傅睿君走到会议桌前,傅睿君为她拉开椅子,绅士而暖心的动作在穆纪元眼里,是那么的刺眼。 穆纪元全程都没有瞥一眼傅睿君和曾丹,轻蔑的态度很不屑,根不把他们当一回事。 三人在穆纪元对面坐下来,穆纪元缓缓的开口,对童夕,“大姐,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吗?” 童夕平静地浅笑,很不客气地纠正,“穆先生,叫我童姐或者傅夫人吧,请你记住了,我童夕不再是你的大姐,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此话一出,穆纪元脸色骤变,暗沉如墨。 傅睿君忍不住低头珉笑,童夕这是要断绝关系的节奏?还是要虐穆纪元的心? 傅睿君很是期待地望向童夕,只见她脸色淡漠,面对穆纪元的态度很是疏离。
  https://www.52xs.xyz/book/laoli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