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老刘 > 第181章 灭渣

第181章 灭渣

  梁静兰沉默了片刻,想了想,决定先听听穆纪元的意思再做打算。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事情?我根没有办法对付傅睿君。” 梁静兰心里觉得可笑,她早就放下傅睿君了,更何况现在她们梁氏集团和傅睿君在合作,傅睿君连老婆都娶了,孩子都四岁了,她还能有什么作为? 如果她还放不下傅睿君,前些时间也不会让童夕好过的。 虽然心里还对童夕有怨恨,但不足以让她犯傻去做抢傅睿君。 梁静兰心思一直在敲着。现在她只想知道穆纪元到底想干什么。 穆纪元“很简单,过几天,把你哥哥和傅睿君引到我指定的地方,再配合一些话,做一场戏就可以了。” 什么意思? 梁静兰很是疑惑,愣愣看着穆纪元。 “做一场戏?”梁静兰惊讶的问“然后你就想用诡计害我哥哥和傅睿君?” 穆纪元挤着僵硬的浅笑,不露痕迹的“怎么可能害他们呢?我是在帮你。到时候童夕跟果果会离开傅睿君,而傅睿君也会回到你身边。” 穆纪元得十分简单。 梁静兰心里不由得怒骂傻逼,你当我三岁孩吗? 可是梁静兰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像是深信不疑,“好啊,只要傅睿君能回到我身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穆纪元满意的笑了笑。 梁静兰也跟着对男人露出一个温和的浅笑,看来穆纪元真的把她看得太傻了。她梁静兰可不是一个为了爱情盲目的傻女人,当然傅睿君有钱有颜还有才,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也很喜欢傅睿君。 可是,她还没有笨到去让傅睿君虐。 她之前已经被虐得够惨了,傅睿君根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没有童夕,估计这个男人也不会喜欢她。 两人达成了协议。 穆纪元答应梁静兰,把童夕抢走,剩下傅睿君给她。 梁静兰当然知道这事情不可能,如果傅睿君是一件物品,或许还能有成功的机会,可是傅睿君根不会受人摆布。 现在还牵连她哥哥进来,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她只是迂回术,把穆纪元稳住,论计谋,她梁静兰不上精明,但是装模作样的事情,她梁静兰可是很娴熟。 - 答应穆纪元的要求,梁静兰就被穆纪元放出来,她直接把再回到若琳的家。 刚刚开锁进门的时候,听到里面有话的声音,梁静兰放下手中的包包,蹙眉走进去。 大厅内,几名魁梧强壮的男人,满手都是刺青,像个社会上的混混似的,双手抱臂,跨开腿严肃在沙发边上。 若琳和一个穿着红西装的男人在沙发上对面而坐。 若琳见到梁静兰回来,立刻起来,紧张兮兮的冲过来“静兰啊,你终于回来了,你在赌场里面欠了多少债务啊?现在别人都找上门了。” 红衣西装男缓缓起来,转身看向梁静兰,笑着“梁姐,我们好久不见了。” “你……” 见到男人的样貌,梁静兰知道这个猥琐的男人就是在地下赌场的放贷人,她身上的高利贷都是从这个男人身上借来的。 梁静兰脸色骤变,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男人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道“梁姐,我们是不是应算算你现在欠我多少钱了?你再不还,我可要资金周转不灵了。” 梁静兰缓缓走过去,不屑的“现在没有钱,下次吧。” 在梁静兰还很淡定经过客厅的时候,在男人身边越过,男人来斯斯文文的态度,瞬间发飙,一把握住梁静兰的头发,狠狠的拽过来。 “啊……”梁静兰痛得立刻捂住自己的头发,惊慌失措大叫,痛得五官扭曲,咿呀鬼叫“痛痛痛……快放手,放开我啊……” “到底还不还钱?”男人一字一句,冰冷的话语从口腔喷出来,目光如锋利的光芒,直射梁静兰,下一秒便从衣服里面掏出刀子,抵在梁静兰的脸颊上。 梁静兰吓得泪水横流,一下子沉下来,颤抖着身子求救若琳“若琳,快救救我,快……” 若琳显得很害怕,诺诺的问男人“静兰欠你多少钱?” “一亿三千万。” 若琳蹙眉,听到这个天文数字,根没有太大反应,倒是梁静兰,听到这个天文数字,惊恐大叫“怎么可能,我只有欠你七千万,一个月都不到,你现在要一亿叁仟万?你疯了吗?你是吸血鬼吗?你……” 梁静兰的话还真没有完,男人突然把梁静兰按在地上,狠狠踢打揍着。 梁静兰痛苦得抱着头部,卷着身子缩在地面,咬着牙忍受着被打的疼痛。 男人边踢打边怒骂“如果你今天不把钱还了,我就让你试试我的厉害,对付女人,我的手下可以有一万种折磨你的办法。” “救命……救命……” “还不还?”男人怒吼一句。 梁静兰咬牙切齿道“你们这群吸血鬼,我只还我欠你的几千万,利息也会还点,但绝对不会给一亿三千万你们的。” 男人一脚踩上梁静兰的肚子,梁静兰痛得哀嚎哭泣。 “我今天就带几位壮汉过来伺候你的,他们可不是一般的男人,习惯各种重口味的,如果今天你不还钱,死在床上我也保不了你。” 梁静兰吓得瑟瑟发抖,哭喊着“不要……我没有钱还你,不要这样……” 在梁静兰痛苦哭喊的时候,若琳毫不犹豫一句“我帮她还吧。” 男人停下动作,梁静兰也顿时蒙了,错愕的抬头看向若琳,这一刻,她泪眼婆娑心脏微微一紧,被感动了。 梁静兰呢喃着“若琳,你真好……” 若琳浅笑,转身走向房间,从来里面拿出一份协议和笔,带到梁静兰身边,蹲下身,“静兰,你的钱我暂时给你还吧,你给我签一份借条好吗?毕竟这不是钱。” 一亿多,当然要欠借条。 梁静兰立刻那个若琳的笔,被若琳从地面上扶起来,坐到沙发上,梁静兰颤抖着手,惊恐而慌张,连看都没有看若琳给她的是什么,在纸张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下名字,若琳露出一抹浅笑,起来冲着男人噙笑,嘴角上扬,语气严肃而认真“静兰欠你的钱,我会还。你把账号告诉我吧,我等会给你们转过去,现在不可能有这么多钱的。” 男人也露出一抹浅笑,看着极度害怕的梁静兰,缓缓道“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相信你一次。” “走……”男人怒吼一声,带着几名摆排场的手下迅速离开。 若琳连忙跑出去,跟着关上门。 再回来的时候,若琳快速把刚刚签下了的文件收好,带着药箱来到梁静兰身边,“静兰,我给你擦擦药吧。” 梁静兰冷静下来,心情也变得缓和,不由得问“若琳,你哪里这么多钱帮我还债?” 若琳开药箱的手一顿,僵住了,停下来好片刻才挤着浅笑,缓缓道“我爸爸给我的,那是我创业用的资金,所以才让你欠条,不是因为不信任你,若是……” 梁静兰感动不已,一把握住若琳的手腕,“若琳,我知道,这么多钱当然要写欠条,我没有怪你,我会回家让我哥哥拿钱还给你的,真心谢谢你。” 着,梁静兰因为激动,一把抱住若琳的脖子,感慨的“只有你才对我这么无私,这么好,你真的是我的好闺蜜。” 若琳眯着眼眸看向前方,嘴角上扬,勾出一抹浅笑。 - 永恒。 甜甜正在忙碌着麦莉交给她的工作。 这段时间以来,她在麦莉身上学到了很多,也因为麦莉让她的工作变得有意义,在珠宝界一夜成名。 总监是十分精明的墙头草,随风而摆,现在的总监无时无刻都在拍甜甜马屁,丝毫不敢怠慢甜甜。 倒是一组长,依旧哪种嚣张气势,跟若琳在一个阵型上,一有风吹草动,就捉住不放。 虽然事情过来了很久,但是同事还会提起这件事情来。 慢慢的,有人挖出了甜甜的真实身份。 几个同事在细细碎碎的闲聊,“你们看看,这个报道里面,就是梁天辰的老婆,虽然只有侧脸,但跟甜甜像不像啊?” “好像……这个真的是甜甜啊!” “天啊,甜甜竟然是梁天辰的老婆,这么有钱,干嘛还出来做实习生?难怪老公会把这个公司收购来,自己做老板。睡受得了自己老婆被别人的脸色唯唯诺诺,低声下气的。” “好男人啊!” “好man啊!” 若琳听得脸色骤变,狠狠攥着拳头,怒黑了脸。 要是换成别人,早就离开了这家公司,只是她继续呆在抓这里打工,做一个普通的设计师。 刘姐走来,双手抱胸趾高气扬地,“你们一个一个的都不用干活吗?” 一堆同事一溜烟的快速散开,假装很忙似的,开始工作。 甜甜真好在边上忙着找资料,刘姐双手抱臂换换走来,尖酸刻薄的语气带着讽刺。 她因为没有听八卦,不知道甜甜的身份,很不客气的道,“别以为现在是麦莉的助理,就很了不起,你是走了狗屎运,让总裁选你当麦莉的助理而已。” 甜甜一顿,动作停下来。 眯着眼眸想了想,还是觉得忍了这个女人,毕竟刘姐是老员工,还是组长,就算了。 甜甜没有回应她,在资料架上面拿出来前些年的设计稿子,抱在胸前,转身离开。 她不想理财这种专门找事的女人。 可甜甜刚转身要走,刘姐也要往前走,两人不约而同的撞上了。 砰的一下,甜甜被撞得往后踉跄几步,手中的资料洒落一地。 刘姐被撞上后,气得黑了脸,怒骂着“你眼睛瞎了吗?没有看到我在这里经过吗?” 忍一步,海阔天空。 在公司内,她始终是前辈,甜甜再一次忍了这个女人,诺诺地弯腰,去捡地上的资料。 所有同事看到这事情,都为刘姐拧一把汗。 刘姐看着墩身捡东西的甜甜,不由得冷哼一声,双手抱臂,趾高气扬地从甜甜面前走过,她黑硬的高跟鞋踩上甜甜的资料稿子,在甜甜伸手的时候,一脚踩上。 “啊!”甜甜吃痛的尖叫一声,快速拔出手指。 所有人倒抽一口气,甜甜把握住自己肿痛的手,来到嘴巴边上,缓缓吹着,十指连心,这一脚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而刘姐却像没有事情发生似的,从甜甜面前经过,继续往前走。 甜甜握住自己的指尖,起来,气得心脏颤抖,身子僵硬,愤怒的目光投向刘姐的背影。 她的手是用来画稿子的,现在猜成这样,还装模作样不知道? 其他同事见刘姐远去,立刻上前安慰,各种讨好和关心 “甜甜,你没事吧!” “一组长太过分了,分明是故意的。” “甜甜,你好倒霉,一直被一组长玩针对。” “……” 有同事为甜甜收拾好地面的稿子。 甜甜跟同事一一道谢,然后抱在资料回到办公室。 甜甜挤着浅笑,把资料稿递给麦莉后,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坐在办公桌前面,甜甜被踩肿的右手,连拿鼠标都觉得疼,一股无法消散的愤怒,让她觉得委屈不已。 想了想,甜甜决定反击。 她老公的公司,不需要这种心狠歹毒的员工。 甜甜快速拿出手机,对着手指拍上一个照片,然后发给梁天辰。 照片,配上文字“被人故意踩成这样了,好疼。” 信息发送后,只是几秒钟而已,嘟嘟的响了两声,立刻看到梁天辰的信息。 “谁踩的?” 甜甜“一组长,刘姐。” 完这句话,信息就没有得来了,甜甜等了好片刻都没有等到,以为梁天辰不管她了。 甜甜便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过了十几分钟而已,办公室外面突然一阵骚动。 甜甜跟麦莉打过招呼,快速冲出办公室。 “总监,我到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辞退我?”刘姐的声音愤怒而激昂,从总监的办公室里面穿出来。 一群八卦同事都把耳朵贴到门上听着。 总监“我哪里知道,总裁只了,让你立刻滚,其他什么话都没了。” “总裁的电话多少?,我要亲自问问他,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为什么无缘无故炒掉我。” 总监立刻把梁天辰的名片递给刘姐,“你自己问吧。” 刘姐拿出手机,按照名牌的号码打过去,几秒钟后,刘姐压着愤怒的气焰,淡淡道,“总裁,我可是永恒的的一朝元老,在这里工作我这么多年了,立下汗马功劳,为企业创造了这么多财富,,你为什么突然要炒掉我?” 梁天辰疏离的声音缓缓传来,不慌不忙,“我老婆的手你都敢踩?下一次是不是踩上我的?” 老婆两个字让刘姐瞬间石化,手中的电话啪的一声,掉下地面。 刘姐顿了三秒,吓得脸色煞白,快速转身冲出总监的办公室。 甜甜刚好在同事后面着,一群同事因为门突然被打开而七倒八歪的,倒在地上。 刘姐顾不了这么多,冲到甜甜面前,双手放在膝盖上,0度鞠躬,“总裁夫人,对不起,对不起……求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 “呜哇……”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虽然怀疑甜甜的身份,但是听到总裁夫人两个字,除了若琳外,其他人都一阵哇然,错愕不已。 甜甜一时间不知所措,了一句,“你别叫我总裁夫人,既然总裁让你走人,你还是离开吧!” 刘姐不甘心,很是懊悔,追着甜甜一直0度深鞠躬,哀求着道歉,“总裁夫人,我错了,我不该踩到你的手的。” 甜甜见刘姐道歉如此诚恳,心软了。 刘姐继续,“我真的不知道你的总裁夫人,我也不知道把你踩伤了,我是不心的,我不是故意的,总裁夫人你原谅我这一次吧!” 甜甜眉头一皱,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来还想原谅她的,结果呢? 按刘姐的意思是,如果知道她不是总裁夫人还是会踩的。 而且明明是故意,还狡辩,还找借口? 根就是死性不改,永恒有这种员工,根就是祸害。 甜甜冷着脸,疏离的语气,“不好意思,辞退你,是总裁的意思,恕我无能为力。” 完,甜甜转身走向办公室。 “总裁夫人……总裁夫人……” 刘姐追着上前,甜甜直接甩上门,砰的一声,刘姐吃了闭门羹,后悔不已。 背后的同事又开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甜甜下班的时候,刘姐已经被强制办理了离职手续。 走出大厦,甜甜仰头看着天空的红霞,公司少了一个碍眼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了不起哦,现在有老公撑腰,在公司里面打横走了。”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带着讽刺的语气传来,甜甜听得眉头一皱,脸色沉了下来。 甜甜一动不动在边上,若琳从甜甜背后走来,到了甜甜的身侧,并肩着望向前方。 若琳嘴角噙笑,目光邪魅阴冷,带着丝丝的愤怒,讥笑道“总裁夫人?不觉得可耻吗?原来就是我的公司,现在你们用肮脏的手段抢去……” 甜甜立刻打断若琳的话,语气冷冽如冰,“你这种心态不觉得可笑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公司是你爸爸卖掉的,而且价格还不便宜,你情我愿的买卖,何来肮脏?” 若琳握着拳头,眯着眼眸,气场越发阴冷。 “还有你脸皮够厚的,公司都卖了,也不再是你的了,你还赖着不走,以你的才华和家庭条件不会甘心于一个设计师吧,你还有什么计划?” 甜甜的话让若琳冷冷一笑,嘴角抽了抽。 甜甜握拳“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若琳走下台阶,淡淡的喷出一句,“你没有资格问我话!” 如此嚣张的态度让甜甜气息变得急促,咬着下唇瞪着若琳高冷的背影。 “让你滚,只需我一句话。”甜甜冲着若琳的背影到。 若琳猛得停下脚步,脸色变青,目光阴冷愤怒。
  https://www.52xs.xyz/book/laoli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