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逆天神将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只待一人(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只待一人(下)

  华熙灰溜溜的跑出去了。楼上一人盯着大厅的举动,等华熙走后,他也立马离开了。

  “公子,您来了!”青儿放下琵琶,激动的跪在台上拜见林羽。

  “咦,这位姑娘,你认错人了吧,我们不认识!”林羽佯装不认识,说着就想要离开。

  “不,您就是靖国候,就是公子!”青儿肯定的说道。

  林羽蹲下(身shēn)去,拉着青儿(身shēn)上的彩带看上一眼,转而伸手去轻抚青儿的左脸颊。触手极软,肌肤柔滑,林羽缩回手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青儿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披散着头发、挽着衣袖的林羽,又低下头去,双颊飞速的挂上红韵,眼泛泪光,羞答答的回答“公子您进门的时候青儿就看到了,那时候你的头发飘了起来。还有刚才你站在这里的时候,这个(身shēn)高,还有…(身shēn)上的…味道…不会有别人,一定就是您!”

  原来是(身shēn)高和味道被识破了,也难怪,青儿跟在自己(身shēn)边时间不短,这还是很容易认出来的,林羽再次伸手擦去青儿脸上的泪渍,问道“青儿,这里可有好酒?”

  “啊”青儿哪想林羽会直接转而问这么个问题,“有,有…在后面”青儿指着台子后面说道。

  “你起来吧,带我去!”林羽站起(身shēn)来自己就先走了过去,青儿紧跟在其后,就连琵琶都忘在了台子上。

  绕过台后的木墙,穿过一个较长的走廊,来到一个独立的阁楼之下,推开门进去,扑面而来的又是另外一种淡淡的清香,林羽想起那时专属这梅花楼主人的香味。阁楼的底层这应该是经过改造的,中间是主位,主位的背后墙体之上,是一副两支羽毛拱卫着一条红色的披风,林羽不知这是何意。两边是窗台,窗台下有一些架子,上放有几本歪歪斜斜的书籍,还有一些书画。主位的对面是一个几乎圆形的湖景窗,只有落地的地方是方正的,透过湖景窗正海可以看到湖中闪动着的水波。

  仰靠在主位之上,铺垫着的裘皮软软的,坐着很舒适。

  叶玉树到处打量着,一看就是个绝对隐蔽的环境,这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来的。难道?连这么迷人的姑娘都称呼他为公子,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叶玉树收定心神,靖国候能带着他就是对他的信任,相反要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那恐怕会挨得很惨,叶玉树从青儿(身shēn)上挪开了目光,躬(身shēn)对林羽说道,“侯爷,属下到外面候着,您有什么事叫一声!”说完在林羽的示意之下出去了。

  “青儿,快上酒!”林羽大手一挥,招呼着说道。【!#(爱ài)奇文学.iqiwx.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公子,您喝多了,要不青儿给您泡茶喝吧…”

  “瞎扯,谁要喝茶,快把好酒拿来!”林羽做起来说道。

  看着林羽的脸色,青儿不敢再

  说,只好到架子之下取出了阁主吩咐放好的美酒。

  林羽想要接过来自己倒,青儿不让,先给林羽倒上一小杯,“公子,这酒喝急不得,要慢慢喝,味才好…”

  “哦,是吗?”林羽拿起青儿手中递来的酒杯,灌上一口,实际杯子壁厚,量只有一小口,林羽栾着舌头,咋了一下嘴巴,有些醇香,赞叹道“嗯,好喝,拿来给我!”林羽直接向青儿要酒坛。

  “哟,侯爷来也不通知一声,跑到这里喝酒来了。”一阵香风吹来,林羽(身shēn)侧已经站了一个人。

  “哈,哪敢打搅阁主,就是来讨杯酒喝,就不劳烦了…”林羽看了带着斗篷的人一眼,重新跟青儿要着酒坛。

  下一刻,酒坛已经到了司马天舞的手上,“侯爷好威风啊,来了梅花楼打客人,打护院,还砸东西!”

  “威风?我有什么好威风的,阁主这是兴师问罪来了?损失了多少,你自己把俸禄扣下就是了。”

  “刚被打的华熙是文丞华平的儿子。”

  “那又怎么样,活该,这种人见一次打一次,绝不手软。”林羽轻描淡写的说道,才不管华熙乃是宣国文丞家的公子,那(身shēn)份是足够尊贵的。“你大可不必担心,直接去跟华平说,人是我打的,有什么找我就是,跟梅花楼没有干系!”

  “青儿,人家阁主不给酒喝,你再去取一坛来!快!”林羽对青儿说道。

  “不可以!”

  “你怎么这样,青儿是你亲自说让她跟着我的,你怎么出尔反尔,现在她不归你管!青儿快去!”

  “侯爷,你们怎么都这么花心呢…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吗”

  “花心?忘了没有你司马阁主不知道的事,想必我的事对你也没有什么秘密了。不过花心从何说起呢,青儿,你说我花心吗?”

  青儿谁也不敢得罪,就站在一旁拘谨的站着。

  “你看看,青儿都没说我花心。司马阁主,你别来这里影响我喝酒,你走吧,让青儿陪着我就行。”

  司马天舞不为所动,站在原地什么都没硕。

  林羽心(情qíng)烦躁,破口大骂“这是什么鬼地方,连喝一口酒都不可以了吗,是我付不了你们钱吗。”林羽双手撩起披散着的头发,露出刚毅的面庞。

  司马天舞(身shēn)体颤动,斗篷盖住的眼睛盯着林羽的脸就没有离开。那沧桑的脸上,原本光彩夺人神采奕奕的眼神,现在黯淡无光,通红的双眼像是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伤悲,这样的一个人,只想上去抱住他,去安抚他受创的忧伤心际。

  “公子,你怎么啦…”司马天舞摘下斗篷,半蹲着(身shēn)子靠近林羽问道。

  只听林羽黯然低语“没什么,就是想喝酒了。”

  “好,不就是喝酒吗”司马天舞拿过杯子颤抖

  的双手抬着酒坛倒上一杯,青儿接过去递给林羽。

  林羽再次一饮而尽,吐出一口酒气说道,“这酒真好。哈哈…”林羽心酸的笑道,“征战数月风霜寒,金牌召回许侯位。浊酒几杯腹中暖,难堪回首帝王心。”林羽念叨着又把杯子递出“快,上酒!今晚就要喝尽梅花楼的藏酒!”

  司马天舞从林羽的话中听出了些许端倪,递上又一杯酒,忙问道,“公子,难道封为靖国候不好吗?”

  “好什么好。想我林羽银枪白马一人((逼bī)bī)退几十万叛军,聚人心,调援军,防突破,战青石,守普陀,袭偃江,烧粮草。以命相搏混战普陀城,瞒天过海秘过飞鹰岭,九死一生降服刀疤将,大水漫灌一夜破沙城,降服叛军木龙逃过江。”“轱辘”一口又是一杯酒下肚,“怎奈,流言四起毁名声,命脉粮草要不得,一朝封侯兵权丢,归根结底失信任。还有比这更气愤的吗,我林羽有什么好威风的,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上酒!”林羽说完再次递出杯子,整个人已经趴到了(身shēn)前的桌子上。

  “公子,别喝了,小舞给你跳支舞吧。”然后在青儿耳边说着什么,青儿听后离开了阁楼。

  “唉,怎么走了,不许走,陪我喝酒!”

  司马天舞完全知道林羽为什么在拼命的灌酒了,那是慢慢的失意,落寞。这样的感觉与当时自己和梅花阁遭到灭顶的灾难后的打击又是多么的像。

  林羽正抓着的酒杯掉落,手悬在空中,整个人都呆住了。那园林式的湖窗前,婷婷袅袅的立着一人,手持梅花扇,探步怀旋,游动跳跃,从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中尽展体态柔美绝妙,口齿轻吐,声若游丝般的柔媚迎面袭来,“公子,可喜欢这单舞!”,摄人心魂,行腔优美缠绵婉转,偏偏花瓣飘落,那削瘦的背影,之外连接着一湖碧波,上至明月银光泄出,似游园梦一场,“好美!”林羽看得痴了,站起(身shēn)来伸手要去够那个背影。

  脚下缠碰到了案桌之上,林羽被绊倒砸在了地面上,发出摔倒的声音。

  “公子!”司马天舞停下舞姿,瞬移般到了林羽(身shēn)旁蹲下(身shēn)子焦急的问道,“公子,你没事吧!”说着要把林羽拉起来。

  任司马天舞怎么用劲,林羽纹丝不动,柔弱无力的一个姑娘是怎么也拉不动一个不想从地上起来的醉汉的。林羽仰面躺在地上,被绊到的腿骨疼痛也无感,指着我见犹怜的司马天舞,再次近距离的感受不知是天使还是魔鬼那样窒息的容颜,随心而发的说道,“小舞,你真美!”

  “公子,你醉了!”司马天舞曲着腿,用力的搂起林羽的头让他枕在腿上。

  “是,我醉了,但是醉了才不会说胡话,哈哈,你这酒是真好喝。不

  过明天我就离开了,恐怕再没机会喝到这梅花阁的美酒了!”

  “公子,你要去哪里?”司马天舞敏感的问道。

  “这宣国已经不需要我了,当然是回南丰,回南济。”

  “哦,明天就走吗?”

  “嗯,韩成已经连夜在收拾了,明天就走。只是临走之前想到你哥哥说让我照顾你,我哪能照顾你,我从遇到你开始就被你玩弄股掌之上哈。”

  “小舞没有!”司马天舞咬着嘴唇否认道。

  “像你这么唯美神秘的仙子能看上一眼都是福气,我装成这样也没想真的来找你,我只想悄悄的走了。不过司马先生说的话也还是要做了,我林羽不是言而无信的小人,咳…小舞,你…跟我回去吗?”林羽斜着头看着司马天舞问道。

  只见司马天舞似要咬破了的嘴唇,没有只言片语。林羽收回目光,喃喃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走的…”

  “不!”司马天舞说话了,一瞬间像是被戳到了痛楚,双手圈紧了林羽的肩膀,略带哭腔的破音说到,“小舞,一(身shēn)…只待一人…”

  “哦,你说的是秦权吧”林羽似清醒再次看着司马天舞问道。

  “不是,公子”司马天舞已经有些泣不成声,单手帮着林羽把头发拢到耳后,看着林羽醉红的脸上双眸坚定的吐露心声,“小舞一(身shēn),只待你一人…”

  “你不要骗我!”

  “公子,小舞怎么会骗你。公子,是你不顾一切从金花楼把小舞从毁灭之中带出来,是你毫无条件的给与逃亡的阁众容(身shēn)之地,还是你大力支持把梅花阁重新建立起来。公子,你看那墙上”司马天舞指着主位后的背墙,“梅花阁已经改为神羽阁了…”

  “为什么要改?上面这羽毛是什么意思,还有中间红色的那是什么…”林羽(咪mī)西着眼睛看去,迷迷糊糊的问道。

  “因为你呀,公子,大王不信任你没关系,你看那羽毛,代表着你得名字,还有中间的是红色的披风,公子还记得当时你给小舞的哪一件红色披风吗,公子,神羽阁是属于你的,以后你就是神羽阁的主人。”司马天舞带着满脸的泪花但又欣悦的说道。

  等司马天舞再低头看去的时候,披散着头发的酒醉之人已经闭上眼睛,打着鼾声吐着浓郁的酒气。

  一向不喜欢酒味的司马天舞第一次觉得醉酒之人也不是那么的讨厌。被压得酸麻的腿似失去了知觉,司马天舞用力抱着林羽的后颈护着头部,慢慢取出被林羽压着的(身shēn)子。触手之处碰到了不平整的背部,不只是什么东西,正好林羽翻转着(身shēn)子侧了过去,司马天舞把手伸到林羽的后背要把那些东西取出来,但一下就缩了回来。

  本来收住了的眼泪又不争气的往下掉。那并不是什么

  东西,而是满背被烫伤留下的伤疤,司马天舞想起了为找寻梅花阁重建之地,也就是在外堂林羽为了护着她被烫伤的场景,慢慢的拉开林羽的衣衫,再一次看着那吓人的伤疤,轻轻的抚摸着,最后把衣衫牵上来为林羽覆好后背,而再次看着林羽的眼神,却带着万分的蜜意,柔(情qíng)更胜似水。

  青儿进来了,手中抱着厚被和绒枕,司马天舞接过来把枕头放到林羽的头下让他靠住,然后拉开被子盖在林羽的(身shēn)上。

  青儿退出去把门关上。司马天舞就这样坐在地上抱着双腿头枕膝盖侧,看着打着呼噜的靖国候。为他担心为他焦虑害怕百十个(日rì)夜,现在他就像个孩子一样躺睡在自己的阁楼里,司马天舞陶醉了,这是自己一(身shēn)所依的人,就算他让作什么都会心甘(情qíng)愿的人,“公子,公子…公子…”看着他不断轻喃呼唤着…

  (本章完)
  https://www.52xs.xyz/book/nitianshenjiang/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