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全职艺术家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我不干了

第九百六十九章 我不干了

  最新网址:mhtxs.la

  庐山诗会定于八月三十一号。

  大家当然不会等日子到了才出发。

  事实上。

  三十号晚庐山附近的酒店便住满了来自各洲的文人。

  包括《与你同行》节目组,以及文艺协会派出的代表也来到了此处——

  文艺协会的代表正是前往星芒邀请林渊担任评委的黄理事。

  黄理事拉着参赛者之外的活动相关人士,开了个相对简短的会议。

  会议中。

  林渊见到了另外八位评委。

  这八个评委分别来自秦齐楚燕韩赵魏以及中洲。

  他们对于林渊这个特别的评委,倒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一个个很自然的打着招呼。

  安隆……

  于畅……

  秦笑天等等……

  八个评委都是文坛赫赫有名的大佬,林渊还曾读过其中一些人的作品,并不算太陌生。

  不仅仅林渊。

  即将观看这场诗词盛会直播的观众,对于这些地位显赫的文人,同样不会太过陌生。

  会议结束后。

  大家准备各自回酒店房间,黄理事却是突然开口道:“羡鱼老师留一下。”

  “嗯。”

  林渊点点头。

  几个评委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渊,然后错身离开,只有其中一个叫何清欢的评委离开时打了个招呼:

  “羡鱼小友,明天见。”

  这个何清欢是秦洲的评委。

  林渊笑着点头回应,虽然八个评委都表现的很正常,但林渊能感觉到只有何清欢的态度友好。

  这恐怕还是因为林渊也是秦人的缘故。

  会议室很快就空了,只剩林渊和黄理事还在。

  “我留你是想说明天的事情。”

  黄理事开口道:“你作为评委之一,明天肯定要参与点评,我希望你能够低调一点,咱们把资历混到手就可以,不用做一些得罪人的事,说一些得罪人的话。”

  “混?”

  林渊愕然。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意思是让自己明天划水?

  黄理事叹了口气,苦笑道:“这个字眼确实不太好听,是我们低估了文化圈的接受能力,自从你评委的身份官宣之后,反对的声音很多,有各洲影响力巨大的老一辈人物打来了电话,表达了对这件事情的不满,虽然被我们压了下去,但如果你评价太犀利,只怕很多人会心里不舒服。”

  林渊微微皱眉。

  他突然回想起一些不太愉快的往事:

  他曾带着面具,兰陵王身份参加《蒙面歌王》。

  比赛中他会评价其他歌手的表现,说的都是实话乃至真心话,结果得罪了太多人,一度被无数歌手的粉丝围攻。

  当时网上很多人劝他:

  比赛中少说几句话,你好我好大家好。

  归根结底,就是有人不服,觉得他兰陵王没资格评价其他歌手。

  而当他爆出羡鱼的身份,再也没人再不满。

  这次好像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区别在于:

  自己这次并没有类似的身份底牌。

  是以。

  这次连文艺协会的代表黄理事都劝说林渊少说话。

  黄理事似乎猜出了林渊的心思:“我们文艺协会向来对你很关注,也算是了解你的性格,喜欢直言不讳,但如果真的由着你肆意点评,那些文人会闹翻天的,明天可是直播,会有无数观众看着,你只要跟着其他八位评委的论调进行点评即可,能夸就夸,不要批评,实在不行就不说话,你可以做到吗?”

  林渊沉默。

  黄理事盯着他。

  好半天,林渊才道:“行。”

  他不是不知道变通的人,对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没必要再坚持。

  用金木的话来说:

  这是文艺协会在抬举自己。

  当诗词大会的评委,可以算作自己未来的资历。

  况且黄理事又不是让自己搞黑幕,只是划划水又不是太难的事情。

  “呼。”

  黄理事松了口气:“你能想通就好,这是送上门的资历,咱们低调的拿下就好……”

  林渊点头。

  回到房间中。

  林渊洗了个澡准备睡觉。

  然而不知为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没有睡意,有种莫名的烦躁。

  失眠了?

  林渊干脆拿出手机玩了起来,只是那种不爽的感觉,仍然挥之不去,很是让他憋闷。

  ……

  第二天。

  下午五点钟。

  林渊来到活动地点。

  活动举办地点,在庐山的山脚。

  原本巨大的空地此刻已经搭出了十个围成圆圈的建筑。

  这些建筑类似于凉亭,但面积更大,凉亭内桌椅一应俱全,还有茶盏与糕点供应。

  评委席设立在十个凉亭对应的中央。

  每个位置前都放置一个写有评委名字的桌牌。

  林渊桌牌在最右边。

  赛场入口处,巨大的横幅拉开,其上写着“蓝星第一届诗词大会”的相关字样。

  诗词大会六点开始。

  各洲的文人却是在五点便相继入场了,各自选了个凉亭。

  林渊和八位评委也是各自坐上了自己的席位。

  现场很嘈杂。

  一群文人在彼此闲聊,不时有视线穿过凉亭,扫向评委席,最后目光集中在林渊的脸上。

  “羡鱼老师很受欢迎嘛。”

  林渊左手边的评委于畅笑道。

  其他几个评委闻言各自挑了挑眉。

  大家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可不是因为羡鱼受欢迎。

  纯粹是因为现场有很多人觉得,羡鱼坐在评委席太刺眼。

  甚至有人大刺刺的讨论,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言语中的不满几乎要溢出来,显然是针对评委席上的林渊。

  评委席前方。

  童书文作为此次直播的导演,出现在了现场,手上拿着麦克风:“各位老师准备好了吗,我们将在十秒钟倒计时后开启直播,到时候会有无数观众收看。”

  “开始吧。”

  有人用喊声回应。

  童书文看了眼远处的黄理事,在对方的微微点头中开启倒计时:

  “十、九、八、七、六……”

  各大凉亭中,文人们的表情严肃起来。

  一会儿要上电视了,大家都很注重个人表情管理。

  这个过程中。

  有人还在交头接耳,不时看向林渊,目光带着一抹异样。

  ……

  网络上。

  无数网友都打开了视频网站。

  诗词大会的直播,宣传非常到位,蓝星最大的几家视频网站都可以收看直播。

  “要开始了!”

  “这还是蓝星第一次搞诗词大会的直播,现场来的,可都是各洲文坛翘楚。”

  “我要看舒子文!”

  “清醒点吧,这是比文采的大会,可不是偶像类节目,真要看男神,看舒子文还不如看羡鱼。”

  “羡鱼是评委啊,跟选手不一样。”

  “只有我觉得羡鱼当评委实在有些不妥吗?”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

  “确实有些不太服众。”

  “有参赛的文坛大佬都在吐槽,说羡鱼不应该坐在评委席。”

  “哪里不服众了,就因为羡鱼年轻?”

  “咱就拿出《水调歌头》问问在坐的各位,谁敢一战!?”

  “别老拿老黄历说事儿,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啊,这些人都是文坛大佬,才华不是你能想象的,一会儿等着瞧好了。”

  ……

  林渊家。

  老妈和姐姐妹妹也在看直播,心情非常振奋,林渊可是这次诗词大会的评委之一!

  “汪!”

  “还没开始吗?”

  “都要六点钟了。”

  “开始了!”

  伴随着妹妹的声音,直播画面出现。

  ……

  第一个出现在镜头中的人竟然是江葵:“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欢迎收看蓝星第一届诗词大会的直播现场,我是直播嘉宾江葵,现在我们正在庐山脚下,大家可以跟着我一起欣赏庐山风光。”

  很多观众顿时会心一笑。

  这不仅仅是庐山诗词大会,同时也是《鱼你同行》的第三期,所以鱼王朝众人担任了嘉宾。

  “下面由我介绍今天的九位评委!”

  孙耀火紧接着出现在镜头,开始介绍评委的名字。

  这些环节都是事先排练好的,让观众了解现场的情况。

  夏繁。

  陈志宇。

  魏好运。

  鱼王朝每个人都有镜头,各自介绍一段现场的直播情况。

  赵盈铬负责规则的讲解:

  “参赛人数,一共有八十人,我们分成十个小组,每组八人展开对决,每组的题目,会各自派出代表随机抽取,每组每轮可有两人晋级,自觉作品不如他人者可主动退出,如果结果悬而未决,交由评委来判定,剩下未晋级者,我们会安排复活赛的机会。”

  分组是提前安排好的。

  每组成员的身份很有意思,各洲的文人全部都被打散了,从而保证每组都有蓝星某洲的人:

  一组八个人。

  刚好代表八个洲。

  镜头扫过十个凉亭,每个凉亭的文人各自落座。

  其中一些夺冠的热门人物被安排了特写,此外像是舒子文这类比较火的文人也有重点镜头。

  ……

  现场。

  黄理事走到了镜头前笑着道:“大家如果没什么想说的,请各自做好了准备,我们接下来就要开始抽题了。”

  “且慢。”

  某个凉亭中,突然有人开口。

  黄理事一愣,看向开口之人:“花老师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个花老师名叫花卫明,是赵洲文坛的代表人物之一,堪称此次诗词大会的夺冠热门,民间知名度非常高,几乎要达到与几个评委比肩的级别,连赵洲课本上都收录有他的诗句。

  “说来惭愧。”

  花卫明开口道:“我是大家推举出来的代表,大家昨晚找到我,希望我能够代表现场各洲的文人跟文艺协会商量一下,能否取消羡鱼老师的评委身份,并非我个人对羡鱼老师有什么意见,而是大家都觉得羡鱼老师当评委不太妥当,因为咱们不少人都很想跟羡鱼老师同样以选手身份切磋一番。”

  哄!

  喧嚣骤起!

  评委席几个评委同时看向林渊,表情各异。

  林渊则是微微眯起眼睛!

  他昨晚辗转难眠,在憋屈中入眠。

  而此刻。

  他的心中,好像有只猛虎跃跃欲试,想要破笼而出!

  ……

  场地中央。

  黄理事瞳孔骤然一缩,心中却是破口大骂,这个花卫明不讲规矩!

  疯了吧!?

  直播的时候说这个?

  直播之前你怎么不提意见?

  她瞬间嗅出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恐怕是有人想借此机会,让羡鱼颜面扫地,破了他的成就,否则花卫明这人再怎么蠢,也不会选择在直播时发难!

  好歹毒的手段!

  有些人就不怕得罪文艺协会?

  还是说,就是文艺协会内部有人授意,想要打压我们秦洲最具代表性的人才?

  不过黄理事毕竟见过风浪。

  她保持着微笑着道:“我想知道这里的大家,指的是所有人?”

  花卫明道:“大家可举手示意,同意的请举手。”

  花卫明话音落下。

  唰唰唰!

  各大凉亭中。

  无数文人举起手!

  显然这是早有预谋,有人想在直播中逼宫,把羡鱼拉下现在的地位,如果成功,这将狠狠打击到羡鱼!

  黄理事眉角跳了跳。

  导演童书文脸色瞬间难看无比!

  诗词大会还没正式开始,就出了直播事故,自己这个导演都要受到影响!

  是的。

  这种意外情况的发生,已经称得上直播事故了。

  偏偏这事儿还很难办,因为法不责众,要求撤销羡鱼评委身份的不是花卫明。

  确切说,不仅仅是花卫明!

  几乎现场所有文人都参与了表决!

  他们都不希望羡鱼安稳的坐在评委席!

  “怎么办?”

  副导演有点慌了:“要不要让黄理事跟观众商量一下,插个广告,先拿出个应对方案?”

  “不要慌张。”

  童书文深深吸了口气:“看黄理事怎么处理,也看看羡鱼老师什么反应。”

  他看向黄理事。

  黄理事露出思索的表情。

  她已经可以想象到观看直播的观众此刻是什么反应了,肯定乱套了!

  ……

  黄理事没猜错。

  直播间已经炸了!

  所有观众都没想到,这场诗词大会还没正式开始,就直接出现无数文人联名要求取笑羡鱼评委资格的画面!

  “我擦!”

  “什么情况?”

  “要不要这么劲爆!”

  “这么多文人竟然联合起来了?”

  “现场八十个人,有七十个人左右都举手了,这么针对羡鱼!?”

  “这怎么搞?”

  “取消羡鱼的评委资格?”

  “问题是羡鱼也没做错什么啊!”

  “虽然我也觉得羡鱼当评委有些难以服众,但这要是当着无数人的面,被取消了评委资格,说是被逼无奈,羡鱼不就威严扫地了?”

  “给爷看吐了!”

  “一上来就玩这套?”

  “蓝星什么时候才能丢弃排资论辈的恶习,鱼爹那些诗水平极高,怎么就不能当评委了!?”

  “这群文人就不怕争议?”

  “我看是有人想要毁掉鱼爹,鱼爹要被他们逼着辞去评委,以后在文坛还怎么抬起头?”

  ……

  林渊家。

  老妈的脸色骤然变了,眼睛中燃烧着怒火:“他们想干什么!”

  “太过分了!”

  林萱气的脸色通红。

  林瑶的拳头更是紧紧捏在一起!

  连南极仿佛都明白了这个场景的意义,在那汪汪叫。

  一家人的心都揪住了!

  ……

  直播现场。

  鱼王朝众人的笑容消失了!

  每个人都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

  这群文人凭什么,代表还没有开始点评,这群人就要赶人下台,这是要直接撕破脸!?

  “一群煞笔!”

  孙耀火怒骂出声!

  其他人也跟着骂了起来!

  整个鱼王朝群情激愤疯狂爆粗!

  好在工作人员反应足够及时,把鱼王朝这群人闭麦,但饶是如此,“煞笔”俩字还是被传出!

  有文人怒目看了过来。

  ……

  场地中央。

  黄理事终于再次开口,她看向了林渊,笑容有些勉强:“羡鱼老师怎么看?”

  她没有叫停直播。

  因为现在就算停止直播,也挽回不了这次的事故,倒不如当着观众的面,拿出一个说法,虽然现在的场面实在是乱糟糟,估计自己回头要被狠狠问责。

  这时候她必须尊重羡鱼的意见。

  因为这群文人的逼宫,已经让羡鱼的颜面受损,只要羡鱼坚持,她就不打算搭理这群文人,秦洲好不容易出了个宝贝疙瘩,文艺协会整个秦洲分部都会为了维护他而不顾一切!

  镜头对准了林渊。

  所有文人都看向林渊。

  有个别刚刚没举手的文人眉头紧蹙。

  这个场面很难看,一群文坛的前辈当着无数观众的面直播,逼迫一个年轻人,真的脸上有光吗?

  这一刻。

  无论现场还是屏幕前,所有人都盯着林渊,想知道他如何回应。

  突然。

  林渊开口了。

  他坐在评委席上,面前就是话筒。

  这让他的声音足够响亮,足够让现场每个文人听到,也足够让每一个观众都听到!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林渊的表情很平静,声音却铿锵有力,坚定不移,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猛虎已经破笼而出!

  现场。

  文人们怔住。

  直播前的观众也怔住。

  诗?

  该念诗的。

  林渊目光如电,这是诗词大会,比的就是诗词,那今天就用诗词说话!

  当人们陆续回过神。

  观众的肾上腺开始分泌,头皮也开始发麻!

  这句诗太狂了,羡鱼竟然自比大鹏鸟,要扶摇九天而上!?

  一开口,就震撼人心!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林渊的吟诵才刚刚开始,他的眼神扫过所有的文人:“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镜头扫过文人的脸。

  竟然真的有人在兀自冷笑。

  只是这冷笑,自林渊开口起,便已经逐渐僵硬在脸上。

  林渊伏下身子,眼神前所未有的锐利,他的嘴巴靠近话筒,声音中竟然出现了一道电流:

  “宣父犹能畏后生!”

  “丈夫未可轻年少!!”

  林渊念完这句,已经反手盖住了自己的桌牌,啪嗒一声,动作干脆利索毫不犹豫。

  评委?

  我不干了。

  孔夫子都说后生可畏,既然你们不想让我当评委,那我今天就下来陪你们玩!

  这首诗的名字叫做《上李邕》。

  因为李白对李邕瞧不起年轻人的态度非常不满,所以写了这首诗。

  我是大鹏鸟!

  将扶摇九天!

  这是李白最狂的作品之一。

  今天林渊也要狠狠猖狂一回。

  黄理事嘱咐我,当评委不能太高调,更不能批评你们。

  当选手吧。

  当选手就不用顾忌这些了吧,当选手就可以肆无忌惮了的撒野了吧,今天跟你们斗的,不是羡鱼不是楚狂更不是林渊!

  今天。

  词不穷墨不尽,我要跟你们斗的,是李白,是苏东坡,更是天朝的千古风流!

  这一刻。

  现场鸦雀无声!

  直播间弹幕都为之一滞!

  这首诗的力量配合此情此景太震撼了!

  而在星芒娱乐的董事长办公室内,李颂华原本表情一片肃穆,听得林渊吟诵的诗句,却是突然放生狂笑起来:“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只有羡鱼!

  只有楚狂!

  只有他能写出这样的诗句!

  可笑这群文人费尽心思把羡鱼拉下了评委席,却不知道不当评委的羡鱼才是最可怕的!

  活着不好吗?

  你们竟然把他拉下来了,等于是蛟龙入海大鹏升空,这诗词大会还玩个屁!?

  都得死啊!
  https://www.52xs.xyz/book/quanzhiyishujia/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