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万物风华录 > 收妖

收妖

  “你健身吗?”

  “你怎么总是这么多问题?”

  “驱魔师要练体能吗?你有没有什么擅长的运动?”

  “游泳、击剑。”

  “哦你果然像经常运动的人啊。”

  两人并肩躺在江鸿的床上,陆修穿着江鸿的浴袍,露出瘦削的胸腹肌与浴袍下白净的脚踝,无聊地玩着手机,等许旭阳的消息。

  江鸿也很喜欢游泳,甚至在初二时,教练还教过他跳水,只是初三蹿个头太快了,不适合练这个,最后只得作罢。

  “中国有多少妖怪?”

  “很多。”陆修随口道。

  江鸿:“怎么修炼成妖的?一定要活的东西才可以吗?蟑螂可不可以修炼?”

  陆修:“不行。”

  “因为它是昆虫吗?可是为什么蜘蛛又可以?”

  “树可以吗?”

  “花也可以吧?那青菜为什么不可以?从来没听说过西蓝花和毛豆成精不是吗?大家都是植物,为什么它们不可以?”

  “美人工笔画会变成画妖,那《蒙娜丽莎》和《自由引导人民》能不能活过来?”

  “石头和琵琶既然可以成精,为什么洗衣机和烘干机不可以?”

  “你够了。”陆修放下手机,看着江鸿。

  江鸿:“我是真的有许多疑惑啊啊啊。”

  陆修:“《万物定律》的序言上有解答,人教版第一册。”

  江鸿:“那是驱魔师的教材吗?”

  陆修:“念驱魔学专业,你就能学到了。”

  “龙是怎么飞起来的?明明没有翅膀啊。靠喷射推进吗?从哪里喷气?那起飞的时候不会笔直冲出去,撞到头吗?怎么升空的?”

  “……………………”

  “《地脉空气动力学》第二册。”陆修说,“睡觉。”

  十点了,江鸿又在黑暗里说:“最后一个问题,大哥哥,这个给你抱着睡,她是我女神。”说着递给陆修一个saber的抱枕。

  陆修的手停在关灯键上,看着江鸿,示意他快问。

  “你吃什么长这么帅?大哥哥,你有女朋友吗?”江鸿问道。

  陆修懒得理他,关灯睡觉。

  黑夜里,陆修安静地躺着,二十秒后,江鸿把被子蹬开。

  陆修的长腿撑起,把被子拉回来,江鸿蹬开,陆修拉回来,江鸿又蹬开,陆修又拉回来,江鸿蹬开陆修拉回来江鸿蹬开陆修拉回来江鸿蹬开陆修拉回来……

  “你做什么?”陆修不耐烦道。

  “我好热。”江鸿说,“我们来聊天吧,我睡不着。”

  江鸿翻身坐起,凑近少许,看着陆修的脸,充满期待地正要发问时,陆修果断出手,按在了江鸿的脸上。

  “嘘卡。”陆修仿佛在说一门轻声的、奇异的语言。

  江鸿:“……”

  “我还有一个问……”江鸿一句话没说完,就像被打了麻醉一样,整个人倒了下去。

  陆修让江鸿躺好,把空调降低一度,自己也躺下睡了。

  江鸿眼前一片黑暗,但很快就明亮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广阔的地下洞穴中,四周都是幽幽的蓝光,洞穴四壁全是内嵌的悬龛,远看犹如许多小小的窗口。

  “有人吗?”江鸿喊道,“这是哪儿?”

  蓝光照在悬龛内,江鸿走近些许,看见几乎所有的悬龛中,都有着赤身裸体的“人”,只有少数悬龛空了。

  这些人正在沉睡,就像科幻电影里营养舱中培育的躯壳,蓝光照在他们赤|裸的肌肤上,泛着奇异的光泽。

  好诡异……但江鸿没有生出恐惧之心,他又转身走向洞穴中央的地下湖泊。

  “快走!”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

  江鸿蓦然转头,看见了陆修,陆修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靠近那个湖,猛地朝自己一拉,把江鸿拉进自己怀里,继而抱着他凌空翻身,刹那化作巨兽,载着江鸿飞起,冲破了穹顶。

  江鸿又看到了那“黑黢黢”的东西,但他还来不及看清楚,便紧紧地抱住那巨兽,冲出地底。

  “哇啊啊——这是什么啊?!”

  江鸿突然醒了,发现自己整个人抱住了睡在旁边的陆修,手脚并用,把他抱得紧紧的。

  江鸿:“……”

  陆修似乎根本没有睡,此刻左手正在刷手机,右手被江鸿枕着,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头上。

  江鸿一动,陆修知道他醒了,便推开他的脑袋。

  “哦……是做梦。”江鸿放开陆修,身上还带着陆修的气味——沐浴露混合着年轻、灼热肌肤的气息。

  “梦见什么?”陆修瞥了他一眼。

  “忘了。”江鸿睡眼惺忪,努力回忆了一下,却忘得一干二净,只知道做了个梦。他看了眼时间,震惊了。

  “已经早上五点了吗?”江鸿难以置信道。

  陆修“嗯”了声,江鸿拉开窗帘,看见外头铺天盖地,下起了暴雨,今年夏天重庆的雨水不知为何特别多,尤其在夏末这几天里。

  “啊,好大的雨。”江鸿说,“今天还是不去补习了,反正今天讲卷子,你昨天已经给我讲过了。”

  陆修答道:“随你。”继而也翻身坐起,盘膝坐在床上,认真地回消息。

  江鸿于是又在陆修身边躺下,翻滚数周后,说:“我们叫个外卖吃吧,我好饿。”

  陆修突然看了江鸿一眼,眼神中带着迟疑,似乎在抉择。

  江鸿:“怎么啦?”

  陆修想了想,说:“我要出去一趟,衣服在哪儿?”

  陆修去洗手间换衣服,穿回衬衣西裤,在床边系领扣,江鸿忙坐起,问:“去哪儿?我可以一起去吗?”

  陆修沉吟片刻,终于道:“你如果想跟来,要听我的话。”

  “好。”江鸿弹起来换衣服,旋即意识到了陆修的目的——他要去收妖!

  暴雨倾盆,江鸿穿一身晨跑的运动服,兜帽拉起来遮住脑袋,打着一把大伞,在七星岗外的街道等待。

  一名美团小哥骑着电动车过来,喊道:“陆哥!跟我们来!老大在地方等您!”

  美团小哥身后还跟了辆奔驰。

  “我们去收妖对不对?”江鸿在车上小声问。

  陆修神色沉着,做了个“嘘”的动作,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江鸿,让他帮自己收好。

  袁家岗,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第一分院后门外:

  天空漆黑一片,雷光阵阵,晨五点四十分,后门的早餐店已经开了,许旭阳点了早餐,三人坐在一张小桌前,又来了两名挟着黑色公文包的中年人,站在许旭阳身后。

  “饿了没有?”许旭阳招呼道,“先吃早饭吧。”

  老板端上面来,许旭阳又朝身后那俩中年人说:“你们也坐下,太惹眼了,到那边去吃吧。”

  “他们是同事,”许旭阳解释道,“主任让我们配合,收那只蝠妖。待会儿小哥你看看……”又朝江鸿道:“是不是绑架你的那只。”

  陆修道:“查出什么来了?”

  许旭阳把面端给两人,江鸿便开始吃,许旭阳说:“这只蝠妖我们查了有一段时间了,你们说的那家无忧家政,是医院保洁的其中一个外包商,蝠妖躲在重医里,一直在找机会吸血。”

  江鸿心想有一点点吓人,但是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待会儿咱们去太平间里看看。”

  江鸿:“……”

  陆修:“另外那只猴妖呢?”

  “猴妖的下落还没查明,”许旭阳说,“另外一组同事去找了,说不定这蝠妖能供出同伙来。待会儿你们不用动手,看看就行。”

  江鸿松了口气,陆修却难得地提醒道:“当心点。”

  晨六点,门诊还未开,暴雨依旧哗啦啦地下着,天近乎全黑。

  许旭阳的两名驱魔师同事先从后门上去,其中一人刷了门卡,到得安全通道内。江鸿跟在陆修身后,有点害怕,伸了几次手,陆修感觉到了,便侧过身,让江鸿抓着他的长袖衬衣的袖子。

  “怕就先回去。”陆修说。

  江鸿知道陆修想让他打消恐惧的念头,而且自己在场,也有助于指认,便摇摇头。

  “还好。”江鸿说,“只是医院里有点瘆人……”

  “医院属金,”负责殿后的许旭阳说,“血刃之气重,但只要为人正气,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平生不做亏心事……”

  “半夜不怕鬼敲门。”江鸿笑道,这话有效安抚了他。

  众人上了六楼,两名中年人一语不发,走在最前头。

  其中一人打开公文包,在走廊沿途贴上黄纸符咒,间隔三米一张。另一人则用一个小小的磁力贴,贴在了电梯按钮上,以防有人突然进入六层,打乱他们的布置。

  太平间里传来“吱嘎”“吱嘎”之声,走廊里只有昏暗的日光灯,照得四周环境一片惨白。

  幸亏这次人多,否则江鸿现在铁定狂喊着救命啊一路飞奔逃走了。

  “松一点,抓得太紧了。”陆修小声说。

  江鸿稍稍放开一点点陆修的衣袖。

  全部布置妥当后,两名驱魔师一左一右,把守在太平间门外。

  许旭阳则站在陆修与江鸿身前,双腿略分。

  江鸿心想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

  “驱魔师公干!”一声怒吼,把江鸿吓了一跳,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两名驱魔师便踹开了太平间的门。

  一股冷雾扑面而出,太平间内尸体横陈,不少抽屉被拉开,两名身穿制服的保洁员,一男一女,正咬在尸体上,吸食血液,听见巨响声时发出凄厉的怪叫,马上起身。

  “啊啊啊——”江鸿第一次看见那么多死人,顿时吓炸了,下意识地要召唤,抓着护身符,喊道,“陆修,陆修啊——!”

  “我就在这里!”陆修道,“你喊什么?”

  那两名妖怪瞬间化身为一人高的巨蝠,展开翅膀,卷起沉重的钢棺,呼啦啦朝着驱魔师撞了过来。

  其中一名驱魔师抖开一面卷轴,狂风卷起,载着尸体的钢馆再次飞射进去,巨响声不绝。另一名驱魔师就地翻滚,进了太平间内,抛出符纸,自动粘附于墙上!

  “混账——”一个疯狂的声音狂吼道,一只蝠妖再次幻化为人形,江鸿瞬间认出了那名大妈。

  “就是她!”江鸿喊道,“就是她啊!”

  一片混乱中,陆修面无表情道:“别抓得这么用力,衬衣要被你撕坏了!!!”

  江鸿越抓越紧,还把陆修的衣袖往自己这边扯,把他的衬衣扯得领扣崩了,半边衬衣快要扯下来,现出陆修半个胸膛。

  到处都是钢棺,里面还散落出遗体,江鸿躲在陆修身后,紧接着,那蝠妖注意到了江鸿,朝他露出瘆人的狂笑,一个转身向他扑来!

  但冲到面前,陆修只是抬起手虚按,温润双唇稍动,虚念了一个词。

  “唦。”

  空间仿佛受到挤压,产生了诡异的波纹,无声正面击中那一人高的蝠妖,蝠妖顿时鲜血狂喷,不知吸了多久的血尽数呕吐出来,旋即血雨卷着蝠妖朝后倒飞出去!

  “收!”

  只见许旭阳拿着一个塑料饭盒,一招弓箭步,朝第一只蝠妖揭开饭盒盖,强大的吸力再次将蝠妖吸了过来,蝠妖在空中迅速变小,被“轰”地一收,收进饭盒里。

  “哇——”江鸿第一次看见饭盒也可以收妖,太神奇了!

  许旭阳谦虚地笑着点头,在饭盒上贴了符纸。那只大妈蝠妖还在盒中乱撞,另一只在太平间中的公蝠妖却发了狂,四处乱撞。

  两名驱魔师冲了进去,却听见一声巨响。

  “当心!”陆修拉起江鸿后退,到处都是翻飞的符纸,不知那公蝠妖做了什么,只见它陡然张嘴,现出利齿。

  陆修马上伸手,以修长手指果断堵住了江鸿的耳朵。

  世界刹那一片寂静,江鸿诧异转头,看见许旭阳与两名驱魔师同时转身,捂住双耳。

  蝙蝠会超声波……江鸿突然想起来了。

  下一刻,地板在超声波的震荡下轰然塌陷,整条走廊碎裂,朝下垮了下去!

  陆修手指堵着江鸿耳朵,一时间猝不及防,又在这封闭的室内,两人同时下陷,与驱魔师、许旭阳一同落下五层,然而第五层几乎是同时塌陷,灰尘翻飞,落下四层。

  医生、病人发出大喊。最后一刻,许旭阳施展了一个法术,张开结界,保护了走廊两侧的病房门。

  四层再次垮塌,陆修根本腾不出手,与江鸿一同不断下坠,三层,二层,一层,变故只发生在顷刻之间,江鸿再一次看见地板拱起,车辆歪斜侧翻,知道自己已掉下了地下停车场……

  蝠妖的超声波轰炸尚未停下,地下停车场水泥地面砰然爆开,将他们陷入了地底的洞里!

  最后一刻,超声波停下的瞬间,陆修左手将江鸿一搂,让他把头埋在自己肩前,右手食中二指凌空划出一个符印,再用手掌一拍。

  那一下爆发出了滔天的黑色火焰,倒卷而去。混乱之中,江鸿晕头转向,四面全是黑暗,头上全是砂石,他感觉到陆修抱住了自己缓慢落地,减了缓冲,又感觉到有什么很重的东西掉下来,却在他们的头顶炸开了。

  及至四周全安静下来,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陆修才放开江鸿,两人慢慢起身。

  废墟里传来许旭阳的呻|吟。

  “格老子滴,”许旭阳说,“公的是只蝠王……大意了……”

  “你没事吧!”江鸿起来,确认自己与陆修完好后,赶紧去查看美团小哥的情况。

  许旭阳掉下来时没人保护,那一下摔得不轻,满头都是血,左手曲着,踉跄起身。

  “业务能力不精,让你俩见笑了。”许旭阳自嘲道。

  “小心起来。”江鸿扶了下他。

  陆修走出几步,抬头观察。

  “这是哪儿?”陆修说,“下水道?”

  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宽敞通道,却没有水。

  “应该是防空洞,”许旭阳说,“以前抗战时修的。”

  “对对!”江鸿说,“这样的通道,重庆有很多。”

  “我好多了,谢谢。”许旭阳说。

  江鸿打开手机照向深邃的黑暗,周围是砖石砌起的洞壁。

  陆修又抬头看他们摔下来的地方,那里已经被乱石堵住了,仿佛发生了塌方,他迟疑片刻,问:“这上面人多不多?”

  “很多。”许旭阳知道他想做什么,忙阻止道,“上头全是闹市区,不能轰个洞出去。”

  “那走吧。”陆修示意江鸿到自己身边来。

  “我的两名同事应当都在上面。”许旭阳说,“咱们先找个通道出去罢,得小心别撞上蝙蝠窝,我怀疑它们的据点就在这儿。”

  手机没有信号,也找不到定位,三人便朝有风吹来的方向走。

  通道内一片寂静。

  “当初应该修驱魔学专业,不该学灵异现象分析。”许旭阳无奈笑道。

  陆修没答话,走在最前面。

  “你是苍穹大学的吗?”江鸿说。

  “你也是?”许旭阳说,“学弟啊。”

  江鸿忙道:“我不是。”

  陆修似是想打断他们的对话,但想了想,没有吭声,他低头时,看见地面有一行血迹,通往防空洞更深处。

  “慢点走。”江鸿见许旭阳手腕骨折了,疼得满头大汗,想方设法地引开他的注意力,陪他聊会儿天,“为啥选这个专业?”

  “我外婆去世了,”许旭阳说,“想学个和鬼魂沟通的办法,就能再见见她。”

  “哦——”江鸿来了精神,问,“你见着了吗?”

  许旭阳笑了笑,说:“生死是天地间唯一的奥秘,我连入门都还没到呢。”

  好吧,江鸿现在明白,鬼魂一说应当确有其事,但他为什么从来没碰到过呢?

  “江鸿。”陆修示意他到自己身边来,别废话了。

  看来驱魔师确实也是个很有用的专业,江鸿心想,为父母延年益寿,说不定还能炼个丹之类的,很有吸引力。

  陆修带两人走到岔路口,一侧的风显得更明显了。

  另一侧,则传来奇异的声响,仿佛有无数耗子正在啃噬木头,“沙沙”声中间或几声刺耳的摩擦声。

  陆修看了许旭阳一眼,判断他的情况还能不能参与作战。

  “你走这条路,”陆修说,“通知你们的同事,过来收妖。”

  许旭阳沉默片刻,而后点了点头,陆修关了手机照明,交给江鸿保存。

  “你……”陆修想让江鸿跟着许旭阳走,却又有点不放心,最后道,“你还是跟着我。”

  江鸿点头,许旭阳没有坚持,让他们注意安全,便一瘸一拐往出口走。

  “他伤得很重。”江鸿小声说。

  陆修不搭话。

  两分钟后。

  陆修:“别这么用力扯我袖子,你又在害怕了?不是说和我一起不怕的么?”

  江鸿拉着陆修的袖子,把他的衬衣扯得快滑下来,陆修露出漂亮的肩膀与锁骨,正在与江鸿拉锯战。

  “你不说话……有点恐怖。”江鸿说,“咱们快走到较场口了吧。”

  “你要说什么?”陆修道,“会惊动妖怪。”

  江鸿:“可是蝙蝠都用超声波,咱们就算不吭声,它们也能感觉到……”

  陆修没脾气了,但走着走着,前面忽然出现了一点光。

  两人转过拐角,那蓝光越来越明亮,陆修停下了脚步。

  防空洞内阴风阵阵,在洞内回荡,洞穴两侧挂满了成千上万的蝙蝠,地面上、墙壁上有着血管般的裂缝,缝隙间一阵阵地闪烁着蓝光,蓝光犹如心跳般起伏、搏动。

  裂隙延伸向洞穴深处的正中央,在那里,坐着一只足有三米高的、庞大无比的白毛猩猩,它的毛发极其坚硬,还在往下滴着水。

  那猩猩体形笨重,手臂长满了白毛,身边散落着几只水猴般的怪物,身前又躺着一只被撕去半边翅膀的蝙蝠,蝙蝠腹部起伏,显然非常痛苦,正是方才被围攻的那只蝠王。

  陆修抬起手,示意江鸿不要再往前走,并缓慢后退。

  “离开这里。”陆修极低声道。

  “既然来了,为什么又要走呢?”那只巨大的白毛猩猩口吐人言,气定神闲地说,“看来你认得我是谁,这世上认得我的已经不多了,小伙子,不管你是谁,留下来叙叙旧吧。”

  江鸿在那一刻感觉到了极其危险的气势,仿佛两股杀气正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凌空交锋,同时,陆修反手,以食指在江鸿手心上开始写字:

  【找机会跑,这家伙很难缠。】
  https://www.52xs.xyz/book/wanwufenghual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