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万物风华录 > 实践

实践

  晚饭时间,陆修与江鸿在食堂里吃小炒,江鸿点了个麻辣香锅,总算吃到久违的家乡菜了。

  陆修不说话,江鸿便始终保持安静。

  “我不想干预太多你的学业,”陆修突然说,“你如果想当驱魔师,要自己成长。”

  江鸿笑道:“嗯,好啊,我就是黏人精,你如果觉得不合适给我说的,别理我就好了。”

  陆修说:“关于资质的事,他们正在开会商量,过几天会给你结果,你可能会调整一些课。”

  江鸿本以为陆修所指学期作业的事,意识到了什么,是不是今天因为他的事情,陆修去找校长或是其他老师,被责备他管得太多了?

  “好。”江鸿说,“我没打算退学,这次来,我一定会认真念完的。”

  陆修看着江鸿,眼神有点复杂。

  江鸿又说:“就算一辈子学不会法术也没什么,就像你说的,可以用符咒嘛,虽然我还没学会用符……”

  “我不是那个意思。”陆修又突然说。

  江鸿:“?”

  陆修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算了,没什么。”

  江鸿愣了一会儿,不明白陆修的内心在想什么。陆修最后道:“你想找我,就随时召唤我,我一定会来的。”

  “好。”江鸿笑了起来。

  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因为今天中午陆修的生气,让他不敢再问下去了。晚饭后,陆修送江鸿回寝室,江鸿看着他的身影,忍不住在想,陆修为自己做这么多事,也是因为报恩吧?

  毕竟一百六十年前,是自己的某一世为幻化为龙的他封正了。

  但一百六十年前的那个土司家的傻儿子,是江鸿自己吗?没有任何记忆的所谓“前世”,可以算到他头上吗?如果我不是那傻儿子的转世,可能陆修也不会理我吧?

  想着想着,江鸿有点失落。

  陆修:“?”

  江鸿:“……”

  陆修:“怎么了?”

  江鸿勉强笑笑,说:“没什么,我回去了。”

  陆修端详江鸿的脸色,说:“你生气了?”

  江鸿说:“我没有那么小气……”旋即意识到这话好像拐着弯在讽刺陆修小气,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小气……”然而又好像越描越黑了,只得改口道:“我只是觉得老给你添麻烦,也许哪天你就会觉得我烦了。”

  “算了。”陆修冷淡地说。

  江鸿有点垂头丧气,正要转身时,陆修却把一只手放在江鸿头上,摸了摸。

  江鸿:“!!!”

  江鸿不喜欢被人摸头,但陆修摸却让他毫无来由地并不抗拒,不仅不抗拒,还仿佛开花了一般。

  江鸿笑了起来,转头,陆修却已不知何时消失了。

  当夜,江鸿的寝室里热闹非凡,一群无所事事的大学生挤在他寝室里,看张锡廷稳坐电子游戏王的宝座,用格斗游戏来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挑战。

  没办法,苍穹大学的夜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最近的声色犬马场所,距离这里足有一百七十三公里,还要途经黑夜里的七拐八绕的山路以及至少两次高斯模糊。大家晚上除了打牌消遣,就只能看书、看电视与打游戏。

  “不要吵啦!”舍管挨层过来查房,舍管四十来岁的男人模样,本质是只公鸡妖,大清早总控制不住自己,在睡梦中会自动垂死病中惊坐起地弹起来打鸣,开启一天的新生活,学生们都很烦他,何况他总是一惊一乍的。

  “十一点才熄灯!”众人道,“现在才九点半!让我们当和尚吗?”

  “你们就不能搞点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消遣吗?!成天沉迷于这些电子鸦片!一个人沉迷不够!还一群人挤在一起!你们这是在聚众吸毒!”那中年人圆瞪着眼,叉着腰,无形的鸡冠正在充血,随时要上来驱逐他们,又尖叫道,“还一个个衣冠不整的,上衣也不穿!聚众淫|乱!聚众吸毒!不要以为还没熄灯就没人能管你们!出去问一下,我……”

  突然间,舍管静了下来,某间寝室里出来一个男生,带着一股经过走珠香水重重掩盖后的黄鼠狼的微弱气味,舍管碰见了天敌,开始颤抖。

  “吵不吵?”那男生光着膀子,去楼下拿快递。

  “啊是这样啊!”舍管说,“那你们不要玩太久,我……走了!”

  江鸿:“……”

  大喊大叫终于消停下去,江鸿有点疲惫地躺在床上,室友们轮流去洗澡。

  “怎么了?累了?”张锡廷打着赤膊过来时,看了江鸿一眼,顺手想摸他的头,江鸿便把脑袋别过去,不让他碰。

  “你说人有前世吗?”江鸿看着天花板,怔怔问道。

  金已经洗完澡了,躺在江鸿对床上翻书,说:“当然有了。”

  江鸿说:“转世轮回是怎么回事?”

  “里世界探索课上会教,”张锡廷道,“学到你就清楚了。”

  贺简还没回来,张锡廷敞着浴室门,开始洗澡,方便边洗澡边与他们聊天。

  “我就突然想知道,”江鸿说,“转世轮回,是不是会忘记所有前世的事呢?你看咱们都不记得自己的前世,对不对?”

  “嗯。”张锡廷在浴室里答道。

  金说:“灵魂研究是这样的,我爷爷和爸爸,都是灵魂研究的学者,你有兴趣可以学点梵文、克钦文和克什米尔语。这三种文字写成的文献里,有大量的关于灵魂转世的记载……”

  “你告诉他结论就行了,”张锡廷在水声中说,“他没空学这些。”

  江鸿答道:“我很好奇,咱们是怎么转世的?”

  金简单地描述了下,解释道:“人有三魂七魄,或者说‘脉轮’,魂魄储存记忆,塑造性格,让‘你’成为‘你’。死去的那一天,记忆散尽,命魂就会重新进入天地脉的大轮回里,重新投胎转世。”

  江鸿说:“那记忆都没有了,再转世后,也就相当于与这一世的‘我’没有关系了吧?”

  张锡廷很快就洗完了,擦着头发出来,说道:“这也是现在灵魂学研究的一个课题,不过普遍认为,在转世的这个过程里,一定有机制,仍然标记出你的自我。来下棋吗?”

  江鸿欣然应允,张锡廷便摆开棋盘,与江鸿下棋。

  江鸿忍不住问:“可是我不明白,忘了所有的我,还是我吗?”

  张锡廷说:“我也不太清楚,我家从事不是这个方向的,但你可以放心,是你没错。”

  “我这么解释给你听你就懂了。”金很耐心,直到张锡廷说完,才开始补充。

  “你记得三岁以前的记忆吗?”金朝江鸿问道。

  “不记得。”江鸿一边落子,一边答道。

  金说:“那么你觉得,三岁前,甚至婴儿时期的经历,对你的成长,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有影响吗?”

  江鸿:“有!而且还很重要!”

  江鸿马上明白了金的类比,张锡廷朝金比了个大拇指,果然还是家学渊源。

  金说:“你的命魂就是一块黏土,记忆就是世界的双手,无时无刻不在捏你,每一世轮回后,你的经历……”

  江鸿已经懂了:“我的经历共同塑造了我这个人,决定了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啊,”张锡廷马上想到了另一件事,“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每个婴儿都会与生俱来地,带有天生的性格。”

  金点头道:“也许吧,但还不是定论,有人认为是基因,但基因理论解释不了同卵双胞胎的性格异向。现在学术界也认为,除了基因之外,还有其他的要素在共同作用,其中一个要素,就是轮回给人造成的影响。”

  江鸿明白了,也正因如此,金解开了他的一点小纠结。

  那么我应该就是那个傻子。确定了自己曾经是傻子后,江鸿觉得很幸福。

  夜十一点,熄灯了,贺简还是没有回来。

  江鸿又收到了一条消息。

  陆修:【我费了一番力气,找到了一个能回答世上所有问题的法宝,问了它,这一世你在哪里,根据它告诉我的特征,找到了你。晚安。】

  哦是这样吗?能回答世上所有问题的法宝!江鸿心想,这是如何逆天的一件存在啊!没有人问它中国足球或者……不对,就没有人问过它m理论吗?费米悖论呢?

  【那个法宝现在在哪里?】江鸿马上开始问陆修。

  江鸿:【简直是好奇宝宝的救星啊!有生之年我能看见它吗?】

  江鸿:【你为什么不顺便问一下它双色球开奖号码?是每个人只能问一个问题吗?把法宝介绍给我吧,让我也去问一下。】

  陆修不回答他了,接下来江鸿无论怎么缠着他问,给他发语音、打文字、发表情包,陆修都置之不理。

  也许这个法宝要想很久很久?说不定要想一百六十年……就像银河系漫游指南里的超级计算机,最后给了个“42”的答案。

  江鸿足足烦了陆修半小时,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他都想摸出护身符现场召唤他了,但就在这个时候,阳台上传来翅膀的拍打声响,贺简优雅地从宿舍外飞了进来。

  会飞就是好,可以无视宿舍的门禁。江鸿心想。

  紧接着,贺简变回人形后,一头“砰”地撞在了阳台的落地玻璃门上。

  所有人吓了一跳,贺简抓狂道:“谁锁的门?!”

  “儿子!那个门是推拉的!你都不确认的吗?”金无奈道。

  贺简眼冒金星地进来,还带着给他们的蛋糕,江鸿想起贺简放学后和女孩子出去,顿时道:“哦——你——”

  贺简马上做了个“嘘”的动作,请他们吃蛋糕,把大家的嘴巴堵上。

  如是,苍穹大学的第一天校园生活,就在蛋糕的美好滋味里结束了。

  翌日大伙儿都起得很早,江鸿顿时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903寝室整齐划一,一起出门吃早饭,一起行动,因为今天有令人心生期待的——驱魔实践课!

  驱魔学专业的金与张锡廷、管理学专业的贺简、现代化驱魔的江鸿,大家都在一起上课。

  今天加上了热门专业驱魔学,学生顿时暴增到了四十五人,上课地点也在学校专门开设的特殊场地前,背后是一所旧校舍,校舍前以围墙围起,地上画了法阵。

  法阵周围,有四尊镀金的雕塑,江鸿认得,分别是大地的四灵,朱雀、白虎、青龙与玄武像。

  学生们一进入这里,顿时犹如脱缰的疯狗般,各自开始用法术,手里光球四射,你一个火球过来,我一个水弹飞过去。

  哇——那是什么?火球术!江鸿艳羡地看着同学。

  哇——还可以下雪刮风!

  张锡廷一进来,双手做了个奇异的动作,没有发光,也没有调动任何超自然力量,但金马上恼火地转身,面朝张锡廷。

  “快停下!”金怒道。

  张锡廷两手犹如催眠般环绕,金竟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竭力怒吼一声,发出狂风般的狮子吼,贺简与江鸿顿时捂住耳朵。

  张锡廷被那股力量反弹,撤走法术,金上前要按着他揍,张锡廷一个翻身上了围墙,在墙面奔跑,金躬身化为一只威风凛凛的狮子,追了上去,顿时将张锡廷扑倒在地。

  “我错了!爸爸!”张锡廷马上求饶。

  金才放开了他,叼着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让他站好。

  江鸿一直在笑,见两名室友回来,问:“刚才是什么法术?”

  “无尽梦境。”张锡廷说,“家传法术,很耗神,我的技术还是差点。”

  “好帅啊!”江鸿说,“我可以摸一下你吗,金?”

  那只巨大的狮子光是站着,就快有江鸿高,转过头来,“嗯”了一声。

  江鸿便把手伸进它的鬃毛里,摸了摸,摸得狮子很舒服。

  “简直帅呆了!”江鸿说。

  “我人形不帅吗?”金闷声道。

  “人形也帅!”江鸿星星眼,说,“金是第二帅。”

  他决定把陆修以下的第二名给金,金勉强还是满意的,以后爪挠了几下脖颈。江鸿又得寸进尺道:“我可以骑你吗?”

  江鸿看到大的猛兽就忍不住想骑上去,金想了想,便趴下来,说:“让你骑一会儿,出去不要乱说。”

  “好的好的!”江鸿第一次骑狮子啊!

  “我也可以吗?”贺简指指自己。

  “不行!”金说,“好了骑够了就下来吧,你要拍照留念吗?”

  “可以吗!”江鸿说,“那太好了!”

  也许因为江鸿是金在人类世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他对江鸿实在有点无原则的宠爱。

  “你学会法术了吗?”张锡廷问江鸿,“露一手?简单的火球应该会一点点吧?”

  “可以点烟。”金变回人形,整理了下头发,说道。

  江鸿:“呃……其实是这样的。”

  江鸿把资质评定的事告诉了室友们,三名室友同时露出震惊的表情。

  张锡廷:“什么?”

  金:“光玉出问题了吧!你确定那是光玉?”

  贺简:“不可能,是老师的问题吧。”

  江鸿无奈摊手,张锡廷最先反应过来,想了想,说:“嗯……其实也没什么,退一万步说,哪怕毫无灵脉资质,也不影响你当个驱魔师。”

  张锡廷说了和陆修一样的话,安慰了江鸿。

  “你们几个!”老师在场边催促,“上课了!”

  “……历史上曾经有人毫无灵脉资质,还当了驱魔师的老大呢。”张锡廷最后把话说完,搭着江鸿的肩膀,过去集合。

  “大家随便坐吧!”那是个三十来岁的男老师,像个体育老师般,个头魁梧,比金还高了些许,穿一身蓝色的运动服运动裤,叼着个哨子,江鸿看不出他是人还是妖。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夏星辉。”那老师说,“本来这节课你们的导师,是格根托如勒可达,也即驱委里的格总啊,大家基本都听说过他吧!但是他这个学期有事,去守你们妖族的圣地了,就由我来代课,具体回归时间不详,也许要到春节后了!”

  “我也是刚来,在我的课上,”夏星辉又说,“要提醒你们注意一点,绝对绝对不要出人命妖命,课上有任何过节,禁止课下斗殴,我是不会帮你们说情的!”

  大家各自散开着坐,也不需要集队。

  江鸿与小皮坐在一起,前面是他的三名室友,毕竟江鸿不会法术,可不想被拉去当教具。

  夏星辉又开始挨个点名,点完名后,看学生跃跃欲试的表情,说道:“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们在家里学了多少三脚猫的本领,同学们呢,也都有点蠢蠢欲动了!那么咱们先来打一场,热热身吧!”

  “好——!”所有人同时欢呼道。

  江鸿:“……”

  你们怎么都这么暴力啊!江鸿心想,这节课就是学打架的吗?

  小皮说:“糟……糟了,我什么都不会啊!”

  江鸿:“我才是吧!”

  小皮:“你可以召唤陆修!”

  江鸿:“这是上课啊!我怎么召唤陆修?那你也可以召唤你爸!你爸可是教导主任呢!”

  小皮:“他不会来的!他早就说了,不会帮我。他说我军训一直倒数第二,把他的脸都丢光了……”

  江鸿:“那……可能大家看在你是教导主任的儿子的分上……打你的时候应该也……下手会轻一点吧?”

  小皮:“……”

  “不是打我啊,喂!”

  夏星辉看见大家纷纷起身,开始活动手腕脚踝,顿时有点紧张,毕竟一个人要打一群学生,实在不好说。

  夏星辉两手划了个太极,再一撒,蓝色光芒飞出,绕着四灵雕塑中央区域的法阵旋转,形成了一个二十米方圆的擂台。

  “叫到名字的站上去!”夏星辉道,“每人一分钟,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家传法宝也可以,召唤什么东西出来,都行!只要把你的对手逼出圈外,就算赢了!赢的人留在圈里,输的人下场!何珊珊!匡磊!这就开始吧!认真点,我会根据今天的表现,给你们排个名,期末时还要打一场检验你们一学期的成果!”

  学生们哗然,马上围在法阵外,开始观战。夏星辉吹哨,示意开始。

  “糟啦!”小皮脸色惨白,说,“待会儿怎么办?”

  “你好歹也是妖族,”那滑板少年连江挤到他们旁边,说,“就没有异能吗?”

  小皮说:“吃东西算吗?”

  江鸿一手扶额,只得安慰道:“你可以自己出来。”

  “好吧。”小皮说。

  他的年纪实在太小了,江鸿感觉他只有十五六岁,这么小就来念大学,应该会很辛苦吧。

  “输了!下!一只脚踏出圈也算!注意了!”

  “输了!下!不要缠斗!”

  “下!”

  “下下下下!一分钟早过了!”

  在夏星辉不停的“下”里,学生们堂而皇之的斗殴,变得节奏飞快。

  一时间场上光芒四射,上去的学生开始狂轰滥炸,仿佛被憋了太久,稀里哗啦的法术全部扔了出来,还有明晃晃的法宝,以及召唤出来的发光刀剑。

  这些东西平时都藏在哪儿的啊?!江鸿亲眼目睹了大量违反牛顿三大定律以及能量守恒的行为,世界观彻底崩塌了。那男生用的砍刀犹如门板一样,就像变魔术般直接从空气里抽了出来?!

  还有那个男的,又是怎么回事啊?!打着打着突然消失了?!江鸿看着看着,更发现那四尊雕塑,居然是会动的,如果学生用了太危险的法术,或是收不住手时,四尊神像就会活过来,玄武到中央去抵消法术,青龙与白虎一边一个,按住交战双方。但大家出手都算有分寸,毕竟没必要生死相搏。

  饶是如此,江鸿也简直看花了眼。

  “程就留在场上!下一个,江鸿!”夏星辉喊道。

  江鸿:“………………”

  夏星辉道:“江鸿呢?”

  那名唤程就的男生站到擂台中央等候。

  夏星辉道:“江鸿!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浪费大家时间!”

  江鸿举了手,战战兢兢站起来,磨磨蹭蹭到结界旁边。

  “召唤可以用吗?”江鸿朝夏星辉道。

  “可以——”夏星辉不耐烦道,“召唤什么我都没意见,快!快!”

  江鸿很期待他说“不能用”,这样他就可以说“我只会召唤呢,那还是不打了吧”。

  夏星辉又推了下他,把江鸿推进了结界里。

  “等等啊——”江鸿抓狂道,但已经被推进去了。

  程就很有耐心,朝他抱了下拳。

  “咱们好像是一个班的。”江鸿认出了同班同学。

  “对。”程就说。

  “待会儿……下手轻点。”江鸿说。

  程就:“好……好的。”

  夏星辉:“开始计时。”

  程就拉开手势,江鸿道:“我还是自己出去吧!”

  夏星辉说:“你干什么?回去!哪儿有不打先弃权的?!以后当了驱魔师,面对危险,你也要跑?”

  场边众人安静看着江鸿,张锡廷道:“你用就是了!怕什么?”

  “来吧,”程就说,“只是切磋。”

  夏星辉:“你学召唤的是不是?召唤个给大家看看?做什么都可以,不要退缩!”

  “你召唤啊!”场边还没动手的学生们起哄道,“别怂!”

  程就突然发动,上前一步,江鸿终于没办法了,说:“我只会这个啊——陆修!陆修!”

  江鸿抓着他的护身符,放弃了挣扎,大喊道:“陆修——!快来!”

  场内肃静,三秒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江鸿睁眼看天上,没有变化,一片寂静。

  程就:“???”

  “在这里,我知道你今天这节课肯定会召唤我,正在外头等着。”陆修在围墙外朗声道,并一手撑着半人高的围墙,以一个潇洒的姿势翻了过来,走到场地中央,跨进结界圈。

  夏星辉:“……”

  所有人:“………………”

  江鸿突然很感动,他看着陆修,陆修却没有看他,淡定地走到他身边站着。

  “今天是什么规矩?”陆修朝夏星辉说,“一起上还是单挑?”

  夏星辉:“……”

  陆修便朝程就说:“你先上吧。”

  程就又是一抱拳,显然还不知道陆修是谁:“得罪了!”

  紧接着,程就化作虚影,唰地冲向陆修,陆修甚至没有动,身前仿佛泛起无形气场,轰的一下将程就弹了出去!

  霎时场内哗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江鸿的召唤兽是一头……一位研究生,更不清楚陆修是何来路,但这名身穿黑t恤的男生这么强,登时激起了大家的好胜心。

  “夏老师,”陆修朝夏星辉说,“我下一节还有课。”

  “哦好!下一位!迟子建上来!”夏星辉马上道,“江鸿站在场上!”

  接下来的比试,从谁能屹立到最后,变成了谁能在陆修手下撑尽可能长的时间。

  江鸿:“…………”

  “看清楚了!”夏星辉还拿陆修当示范来讲述。一名上台的学生竭尽全力,双手释放出电光,妄图缠绕住陆修,陆修却仅用一手前推,手中便释放出蓝光,两道光芒如有形之物,在空中对抗、纠缠。

  夏星辉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跑到蓝光与电光交锋的中间点,大声解释道:“法力天平!出现了!这个叫什么!这个就是法力天平!当交战双方的实力相差不远时,有可能会形成僵持局面,这个时候,你可以尝试破坏法力天平,一旦打破了平衡……”

  夏星辉手指上发出光芒,朝两道纠缠的能量上轻轻一点。

  轰然巨响,场内掀起一股冲击波,陆修另一手马上推出,幻化出护罩,抵挡住了冲击,另一名学生则被冲出了场外。

  “看见没有?”夏星辉道,“重要的是,不要站在能量的直线位置上,你就不会有事!但是,打破法力天平的过程,一定要非常谨慎!”

  “好帅啊!”

  无论男生女生,都在场边小声议论。陆修大部分时候站着不动,极少几次,只说了一句话,依旧是江鸿听不懂的龙语,便将对手直接推出了圈外。

  “下一个,张锡廷!”

  江鸿:“呃……”

  陆修面无表情,看着张锡廷施法。

  时间一秒、两秒过去。

  陆修:“你在做什么?”

  张锡廷:“……”

  “那是催眠术,”江鸿解释道,“可能对龙不起作用。”

  “哦,无尽梦境,”陆修点了点头,说,“感觉到了,还可以。”

  张锡廷无奈,自己退了出去。

  金上场时,直接变成了原形,疾冲向江鸿,陆修速度却比它更快,拦在了江鸿身前,侧过手掌在金的侧面轻飘飘一按,金顿时在空中翻滚,摔了出去。

  接下来所有人再上场,法术的目标变成了江鸿,这样一来,还能在陆修手下多撑一段时间。

  “很好!”夏星辉道,“你们也终于意识到了!当有召唤兽出现时,第一时间不是与强大的召唤兽缠斗,而是要马上招呼它的主人……”

  “主人”正在瑟瑟发抖,看陆修为他挡住了所有的法术,努力分辩道:“我不是什么主人……”

  “我只是打个比方!”夏星辉大声道。

  陆修看了江鸿一眼,又冷喝一声,平地卷起一阵龙吼,横扫开去。

  “还有谁?”陆修问道,最后一人也下场了。

  江鸿硬是在场上撑到了最后,心道:我就说不要了吧,你们非要我召唤。

  夏星辉道:“没有了。”

  陆修:“那我回了,江鸿中午别等我吃饭,我有点事。”

  说毕,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江鸿一眼。

  “谢谢啊!”江鸿感动得不行,总觉得陆修才是“主人”。
  https://www.52xs.xyz/book/wanwufenghual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