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万物风华录 > 事故

事故

  天亮了,陆修与胡清泉带江鸿回到了学校。

  学校里空无一人,江鸿疑神疑鬼,四处张望。

  他在车上稍微睡了会儿,在陆修身边,他感觉好多了,仿佛这名学长身边有着强大的气场,形成了一个保护圈。

  饶是如此,江鸿仍注意与胡清泉保持着距离。

  清晨,轩何志刚上班,睡眼惺忪的,还打着呵欠,以为他们仨来寻自己开心。

  “你再说一次?”轩何志道。

  胡清泉:“就是这样的,他什么也不知道,从小到大没见过超自然现象,也不知道自己具有灵脉资质,进学校时也没人告诉他……”

  轩何志打量半天疑神疑鬼的江鸿,难以置信道:“你……你不知道?这是一所培养驱魔师和降妖师的学校。”

  江鸿:“什么?什么东西?什么师?”

  “驱魔师。”轩何志指指自己的口型,“七一——驱,摸哦——魔,驱魔师。”旋即又做了个“摇铃捉鬼天灵灵地灵灵”的动作。

  江鸿:“……”

  “是我的失职。”陆修沉声说。

  江鸿躲在陆修身后,又看看陆修,正想说“不不,不关你的事”,轩何志又朝他招手,说:“你过来,江鸿。”

  江鸿很怂,生怕教导主任又变出个什么东西的脑袋来吓他。

  “别怕,我是人。”轩何志大致明白了经过,语气也温和了许多,“来,过来让我看看。”

  江鸿走了过去,轩何志没有碰他,只是上下打量他,问道:“是什么促使你报了我们学校?”

  “我不知道。”江鸿这二十四小时里说得最多的就是“我不知道”,“我妈给我报的。”

  “不可能吧?”轩何志说,“没有我们学校的招生代码,根本不在高校名单里显示啊。”

  江鸿忽然想起来了,说:“是我们家附近那个庙里……老君洞,有一位大师,高考前,我妈带我去求签,和他聊了挺久……他还单独和我说了……西安有家苍穹大学,可以当备选……”

  “那就对了嘛。”轩何志打开电脑,从江鸿的表格下找到推荐人一栏。

  “一苇大师?”轩何志抬头,问。

  “好像就是他!”江鸿说。

  轩何志:“那是我们招生办的特派老师。”

  江鸿:“……”

  胡清泉说:“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江鸿:“他……他已经圆寂了。”

  胡清泉:“招一下他的鬼魂?”

  江鸿瞬间魂飞魄散道:“不要了吧!我看没这个必要啊!”

  轩何志:“5月底圆寂的,说不定干完江鸿这票……招完这拨学生,恰好功德圆满,就升天了。”

  办公室内诸人无语。

  轩何志深吸一口气,说:“这……不好办啊。按理说,他应该都和你解释清楚了,江鸿,你回想一下,他就没有与你交代这些相关事宜吗?理论上还征得你的同意了,这是特派老师的工作,你好好想想?”

  “啊……”

  江鸿渐渐回忆起来了,说:“我小时候,我妈偶尔会带我去看他……最后那次,一苇大师确实……确实把我叫到他的禅房,给了我一串念珠,还说了快一个小时……”

  轩何志关心地问:“他都说了什么?”

  江鸿:“他他他……他福建人,口音太重了,我几乎一句听不懂……”

  众人:“……”

  轩何志:“你看,这里还有你的签名,他是不是给你一份知情同意书了?”

  江鸿:“我……我以为那个是庙里募捐的留名,没仔细看。”

  胡清泉:“你……”

  轩何志:“……”

  江鸿:“可是那份知情同意书的抬头,明明写着‘老君洞试点推广纳新’什么的啊!我以为是发展香客,就签了名了!”

  轩何志:“好……好……的,那么……”

  轩何志与胡清泉面面相觑,陆修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打断他们。

  江鸿:“可是这个学校里,为什么还有妖怪?!我……我不是歧视妖怪,就算是驱那个什么,培养神棍……神……培养法师的霍格沃茨学校……”

  江鸿还有点语无伦次,毕竟今天发生的事,已经让他的世界观彻底粉碎了,这个唯物的世界居然有妖怪!

  “人族与妖族是平等的,”轩何志叹了口气,旋即意识到胡清泉就是妖,而且站在自己面前,瞬间挤出职业性的微笑,“妖族也可以捉妖驱魔的嘛,就像人类里设立警察抓坏人,一个道理,不是么?”

  江鸿无法反驳,但依然觉得很诡异。

  “我以为你知道,”胡清泉说,“寝室里红色名牌表示妖族,蓝色名牌表示人族,你们附近几个寝室,都对你有非常深刻的印象。江鸿,你是我们学校设立办学以来,第一个完全没有种族芥蒂的人类,怎么现在看来……”

  胡清泉哭笑不得道:“原来你只是因为,不知道他们是妖?”

  江鸿蓦然想起与张锡廷出门坐车时的诡异场景,原来如此!那是妖族的车!为什么学生们总是奇怪地各自三三两两抱团,同寝室的也会分开,有好些都是妖怪啊!两百多名学生,有一百多只妖怪!

  一百多只活蹦乱跳的妖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吓人的事情吗?

  “这是学校的办学方针之一,”轩何志无奈道,“希望人妖……不是那个人妖,这里指泛义的人、妖,大家能通过一起学习,一起成长,慢慢地和平共处,消弭种族的偏见。”

  接着,轩何志摊手,意思是现在全部给你解释清楚了,好了?

  “你们带他回去军训?”轩何志说。

  “不不不!等等!”江鸿再次抓狂,“不是这样的啊——!不是的!”

  数人:“???”

  江鸿深呼吸,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说:“可我也不会法术啊!我从来没想过要当法师……”

  “驱魔师。”轩何志再次更正道。

  “你有灵脉资质,”胡清泉说,“只是你没发现。你跟着大伙儿上课,就能开发你的特长……”

  “不,我没有!”江鸿说。

  “你有,”陆修说,“我知道你有。”

  江鸿:“我没有。”

  陆修:“你有。”

  江鸿道:“没有,我很确定我没有,而且我也不想去捉鬼啊啊啊!我怕鬼!”

  “捉鬼只是社会实践的一个课程,”胡清泉耐心地说,“不会让你天天去捉鬼的,也没这么多鬼给你捉,鬼们过得好好的,也不能随便欺负他们……”

  “这不是我想说的啊啊啊!”江鸿要疯了,说,“我……我要回家!我什么都不会,为什么要让我去当法……驱魔师!”

  轩何志再次转向电脑,出乎意料地,办公室里除了江鸿之外的三个人都很淡定。

  “你有资质,你看?”轩何志说,“背景调查里写的,往上数,你的高祖父是民国时期的大风水师,名叫江禾,主持了紫金山的选址与扩建,还是大名鼎鼎的降妖师,封印了不少厉鬼……”

  “我根本不认识他。”江鸿绝望地说。

  轩何志说:“你高祖父是个了不起的人,你一定也行。”

  江鸿叹了口气,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办公室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你想怎么样,江鸿?”最后是陆修打破了静谧,问道。

  “我我我……我想回家。”江鸿现在唯一的念头,只想回去,回到那个自己熟悉的世界里去。

  “你要退学?”胡清泉难以置信道。

  轩何志与胡清泉对视一眼。

  “你想退学?”陆修也问道。

  “可以吗?”江鸿带着哀求,只看陆修。

  “这……”轩何志显然非常为难,“这我不能做主,可是你退学回去怎么办呢?”

  江鸿道:“我回去只能复读……吧。”心想我当然只能复读啊!

  胡清泉也是头一次碰到这种事,傻眼了。

  “得等副校长回来,”轩何志说,“我没法作决定。”

  陆修沉默注视江鸿,眼神里带着少许复杂意味。

  江鸿依旧抓着陆修的衣角,从进来以后就没放开过。

  “曹斌什么时候回来?”胡清泉问。

  “他在驱委开会。”轩何志说,“我先给他打个电话……这样。”

  轩何志左想右想,又说:“陆修,你带他去休息会儿,让他好好想想,别冲动,如果他改变主意了,你就给我发消息。”

  “待会儿我和副校长好好商量下,清泉,下午你还是回去带军训。”

  陆修不发一语,带江鸿离开寝室。

  江鸿说出退学时,总算松了口气,外面下起了小雨,他在陆修身后,顶着雨往前走。

  “咱们去哪儿?”江鸿问。

  “我宿舍,”陆修说,“可以么?”

  江鸿忙点头,他觉得自己需要休息,昨天晚上到现在,睡了还不足三个小时。

  江鸿离开后,教导处办公室内:

  轩何志挂了电话,刹那间爆发了。

  “啊啊啊——怎么办!这是严重教学事故啊啊啊——!”轩何志双手抱头,疯狂大喊。

  胡清泉:“主任,您……冷静点,冷静点。”

  “怎么办!”轩何志走来走去,又猛地回身,抓着胡清泉使劲摇晃,“一苇那个老头儿究竟在做什么?!驱委要揍死我的!这个月绩效奖金又泡汤了啊啊啊——我又要自费买机票去北京述职作检讨了!怎么连招个生都能出教学事故——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就是命运吗?!而且为什么还是他?!怎么偏偏是这小子?!就算曹斌放过我,陆修那家伙也会找我麻烦的啊啊啊!陆修一定会找机会打我的!”

  胡清泉:“主任,主任!好好解释……没事的,曹校长说了什么?”

  轩何志:“他说……‘你给我等着’。”

  胡清泉:“……”

  轩何志:“……”

  上午十点,陆修的寝室里,江鸿简直筋疲力尽,倒了下去,旋即忽然弹起来。

  “学长对不起……我可以睡你的床吗?”

  “可以。”陆修在烧水,研究生寝室是他独住,窗边种满了绿植,阳光明媚,阳台上挂着洗涤得洁白的衬衣,柜子里放着两个头盔。江鸿送他的耳机被放在玻璃柜里,与头盔搁在一起。

  书桌上有一排书:《中外妖怪志异》《袁珂:中国神话史》《飞行与空气动力研究》……平铺着绿色的工作板,一旁放着锉刀,似乎是加工了什么材料,还散落着少许黑金色的碎屑。

  江鸿点开微信,前面一排全是他新加的妖怪,每个人都在问他情况怎么样了、好点没有、现在在哪儿。

  江鸿不知道该不该回,最后还是战战兢兢,依次回了消息“还好”。

  “我好困。”江鸿疲倦地趴在陆修的床上。

  “睡吧。”陆修坐在转椅前,轻声说了句什么,江鸿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意志涌入自己的脑海,接管了他胡思乱想的思绪,瞬间脑海里一片混沌,仿佛意识被迷雾所遮挡,睡着了。

  窗外的阳光照在江鸿脸上,他又醒了,不知不觉竟已睡到下午三点。

  “学长?”江鸿紧张坐起身。

  陆修正在做手冲咖啡,看了他一眼。

  “啊。”江鸿松了口气。

  陆修清理了书桌,递给江鸿一杯咖啡,拆开在食堂买的三明治,递给他一份。

  “副校长回来了,”陆修说,“要见见你,吃完就跟我走。”

  “好……”江鸿又有点怂,陆修看出他想问什么,说:“副校长是人,不用怕,学校高层基本上都是人类。”

  又一次来到学校中央区的行政大楼,太极形的布局中,“阳”一区为九层仿古宫殿,阴一区则是一个大湖,时值夏末,湖面上几许残荷,静谧无比。

  湖心处,太极的“点”上,是个小小的岛屿,岛上有个石台。

  江鸿停下脚步,看着那湖面,忽然有种陌生感,来了这所奇怪的学校后,许多地方自己还来不及好好看看,现在想来,他的关注点似乎从受到惊吓后,就开始偏离了。

  “你想好了么?”陆修突然问了一句。

  “嗯……”江鸿硬着头皮说,“我……想好了。”

  陆修说:“想好就走吧。”

  江鸿看见湖心处那个石台,石台上插着一把古朴的剑的雕塑。

  “学长,那是什么?”江鸿上一次就想问了,只是新生报名时,从高处往下看,看不清楚石台上的剑,只能依稀看见小点。

  “智慧剑的模型,”陆修答道,“不动明王的法器,象征镇守学校用的。”

  “这剑只是陈列用吗?”江鸿十分好奇。

  “原本在校长的手里,”陆修说,“但他目前不在我们这个世界,和他的爱人结伴,去了另一个时空,至于本体,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江鸿点了点头,随陆修上了行政大楼。

  “八楼,”电子声播报,“副校长办公室、教导区及集中行政楼层。”

  轩何志正在另一个办公室里焦头烂额地处理一堆不知道什么文件,看见江鸿来了,便出外招呼,敲门,推开另一个办公室的门。

  那是个很大的办公室,里面坐着一名穿黑西裤白衬衣的男人,还打了领带,正在转椅上午休小憩,两手十指交叠,放在胸前。

  “江鸿来了?”那男人没有睁眼,只是淡淡道。

  江鸿有点紧张,那男人目测三十岁左右,气势很强,与陆修相比,仿佛是另一种强大,陆修的气势是青年人的锋锐,而这个男人的气场,则是深不可测。

  他的五官很刚毅,发型两侧剃短了,留下头顶蓬勃的短发,喉结轮廓明显,漂亮,像个当兵转业后的青年干部。

  江鸿想起了轩何志所说的,如果真的有“驱魔师”,那么能让他产生第一印象的,一定就是面前这个人。

  “自我介绍一下,”男人说,“我叫曹斌,是苍穹大学的副校长。校长暂时不在此地,目前学校事务,由我全权代理。”

  “校长好。”江鸿说。

  曹斌摆摆手,示意不必客气,旋即想到了什么,又起身与他握手。他的手掌很大且指节分明,动作有力、坚定,握手的那一刻显得很重视江鸿,而不是仅仅的客套。
  https://www.52xs.xyz/book/wanwufenghualu/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