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在大唐有后台 > 紧急通知一下,刚才的情节没发全

紧急通知一下,刚才的情节没发全

  众目睽睽之下,顾天涯从坐垫上缓缓站起。

  未曾开口,先是一笑,笑容带着他那特有的温和,让人宛如沐浴在春风之中一般。

  然而在场这些大臣,却是同时心惊肉跳。

  “不好,又见顾天涯的这种笑……”几乎所有人脑中全都闪过这个念头。

  于是,更加感觉心惊肉跳。

  尤其刚才那个出声发问的大臣,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明明他内心已经变的忐忑惊慌,但是表面偏偏还不能流露弱势,只能硬着头皮道:“顾…顾先生为什么这样笑。”

  “呵呵呵呵!”回答他的又是顾天涯温厚一下。

  大臣被笑的心里发毛。

  经过这几年的打交道,几乎谁都知道顾天涯不是个好鸟,越是顾天涯笑容满面的时候,基本上也就意味着准备动刀子的时候。

  偏偏顾天涯的刀子又狠又准,每一次都让人又恨又气无法拒绝,所以大臣们才会在第一时间警惕,尤其刚才问话的大臣更是心中怕怕。

  好慌啊。

  为什么是我站出来质疑他上朝。

  这会不会被报复啊?

  被顾天涯盯上了可不是好事!

  短短数息之间,大臣的内心戏好多……

  ……

  然而这一次,所有人全都错怪了顾天涯。

  只见顾天涯在微笑声中,并没有表现出要施展诡计的架势,而是面色显出诚恳之色,赫然朝着刚才问话的大臣拱了拱手,问道:“阁下是一位言官吧?”

  嗯哼?

  对面大臣微微一怔。

  随即仿佛心有所悟,登时底气稍微变强,心中下意识道:“对啊,我是一个言官。身为言官,有权问政,哪怕是针对皇帝陛下,也敢大声抨击提出质疑。就算皇帝心里万分不悦,然而大唐没有因言获罪的律法,既然如此,我何须害怕?”

  但他想到这里之后,心中底气忽然又变弱,暗暗道:“不行不行,还是不行。皇帝是皇帝,顾天涯是顾天涯。虽然我是大唐的言官,按理有资格质疑任何政务,但是顾天涯与人不同啊,这家伙做事满满的都是套路……”

  显然这大臣又是一连番的内心戏。

  幸好也就在这时,顾天涯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仿佛真的宛如春风,一下子就扫除了这位大臣所有的忐忑。

  只听顾天涯温声道:“阁下身为言官,担负议政之责。所谓言者,就是啥都可说的意思。不但啥都可以说,而且遇到还可以问。只要言官心有不解,提出问题没有任何限制,对不对?”

  大臣下意识点头,心里慢慢稳固,道:“不错,正是如此。”

  然而顾天涯却不再离他,反而转头看向李世民,又道:“陛下,我刚才说的对不对?”

  李世民淡淡一笑,颔首道:“大唐言官之责,确实如你所说,故而,朕的回答是你刚才说的对。”

  顾天涯哈哈一笑,紧跟着再次发问道:“那么也就是说,我不应该恼怒这位言官的质疑喽?”

  李世民仍旧淡淡一笑,再次颔首道:“按照道理,确实不该。”

  皇帝说着微微一顿,接着又道:“毕竟就连朕这个皇帝,同样也要对言官包容。虽然谈不上礼让,但是要做到允可。每当被他们提出质疑的时候,朕也许会在心中感觉的不悦,但是,该纳谏的时候必须纳谏。”

  顾天涯又是哈哈一笑,点头道:“明白了,也懂了。”

  然后才再次回过头来,看着那位大臣道:“阁下听清了吗?陛下给你撑腰。”

  那位大臣下意识的挺了挺腰杆。

  直到此时,顾天涯才终于流露出他这番举动的意图,只见他第二次抬起手来,朝着这位大臣拱了一拱,道:“阁下刚才出声质疑,问我为什么来上早朝,现在我顾天涯给你一个解释,原因是我也是大唐的臣子……”

  嗯哼!

  满殿众人都是一愣。

  却见顾天涯放手下来,目光似有似无的看向某些人,脸上浮现微笑,语气仿佛打趣,忽然遥遥开口,盯着几个人问道:“诸位,还记得六年之前吗?那年我在密云县衙,当堂打死了孙昭……”

  群臣之中走出一人,赫然乃是太原王氏的族长王硅,缓缓点头道:“当堂杀官,如同谋反,尤其你杀的还是世家出身之官,等于是打了全天下所有世家的脸,所以那一年我们和皇族做了个约定,让你顾天涯此生不允许执掌大权。”

  王硅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忽然感慨一声接着又道:“然而自古至今以来,从不曾有过一成不变的事。当年的那个约定,其实已经形同虚设。你顾天涯通过六年时间的苦心发展,已经成为了站在巅峰位置的人。坐拥七个州域,麾下兵马精良,现在的你,已然执掌大权。”

  顾天涯微微而笑,温声问王硅道:“王中允您且说说,我违反约定了吗?”

  王硅叹了口气,略显苦涩的摇摇头,道:“没有,你没有违反约定。当年世家和皇族做出约定之时,定下的条件共有两个,其一是不准你进入朝堂,其二是不准你执掌大权,但是这两个条件都只限于大唐,而你现在坐镇的地方乃是幽云诸州……”

  这位王氏族长说着又是一停,再次叹口气道:“当年做出约定之时,幽云诸州尚是突厥人领土。是你顾天涯谋划了一场大战,才从突厥人手里收回了这片土地。所以哪怕你现在执掌了幽云诸州,但是却不能算作违反了当初的约定。”

  说着再次一停,目光郑重看向顾天涯,又道:“老夫隐约有些明白了,其实你刚才这番问话就是回答。言官问你为什么要上早朝,你则是向我们问当年的事情。然后引出老夫做出确认,承认你没有违背当年的约定……也就意味着,你今天来上早朝是有资格的。”

  说着第三次微微一停,语气更加郑重的道:“你的这份资格,不是身为大唐外戚带来的,而是你和平阳公主通过自己努力,为你们顾氏赢取了参加早朝的资格……你,今日是以封疆大吏身份来上朝,老夫如此猜测,不知对也不对。”

  顾天涯朝他一竖大拇指,满脸敬佩的道:“不愧是王氏族长,目光洞穿一切。”

  说完忽的轻轻一叹,仿佛心有感慨又道:“但是王中允您信不信,其实顾某并不想用这个封疆大吏的身份。倘若世事允许的话,我其实想当个小驿长。如果能用当初那个驿长的身份上朝,顾某人心里必然是欢喜无比。”

  王硅面色微苦,好半天后才缓缓道:“世事无常,总是出人意料,当初我们鄙夷你的身份低微,做出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情。希望顾领主能够心怀大度,放下当年那些不太好的隔阂吧。”

  这位族长说着一顿,紧跟着又道:“如今大唐世家的风气已经改观,我们基本上不再去坑害百姓,虽然我们仍旧追逐利益,但是我们已经把目光看向了外族,而这也正是你顾天涯的心愿,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们汉人一致对外么?”

  说着又是一顿,语气十分诚恳,再次道:“无论是世家,又或是平民,我们对内之时团结一致,对外则是拧成一股绳。拳头握紧了如果感觉发痒,那就一拳砸出去打向外族……顾天涯,这不就是你的心愿吗?如今我们世家已经改观,已经在朝着你的心愿去奔了啊。”

  “好,说的好!”

  顾天涯猛然大声开口,朝着王硅又是一竖大拇指。

  然后,他面色也变得诚恳起来,郑重道:“刚才王老先生这一番话,恰恰也是顾某人想要说的话。言官问我今日为什么来上早朝,现在我终于可以给他真正的解释……我之所以来上早朝,就是要向大家表明一个身份。”

  他说着把目光一扫,诚恳看向在场所有大臣,缓缓道:“我顾天涯虽然执掌幽云诸州,甚至以后还有可能会开国立朝,但是在当前这一段时间里,我的身份首先是大唐子民。今次大唐欲打一场百万级别的战役,用来向整个世界彰显我们汉家的强势崛起……”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接着又道:“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汉家荣耀,人人皆守。据说在如今的民间之中,哪怕是贩夫走卒也在关注着这场国战。而我顾天涯身为幽云领主,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到责无旁贷?所以,在这场战争的筹划中我要参与,所以,在这场战争的谋划中我要出力。自古至今,朝堂乃是国政之地,既然我要参与和出力,那么我就必须进入朝堂!”

  顾天涯说完这一番话,目光再次看向在场所有人,缓缓道:“所以,我今天来上早朝了。”

  大殿之中寂静无声,几乎达到落针可闻的地步。

  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终于那个出声质疑的言官有所举动,只见这人郑重行礼,大声道:“吾,大唐言官郑纶,心悦诚服,赞同幽云领主上朝。”

  这位大臣的礼仪十分庄重,乃是一种平日里极少使用的重礼。

  然而,他这种礼仪却不算逾矩。

  按照大唐国律,皇帝乃是天子,天子之下,乃是诸王,诸王之下,则是百官。如今的顾天涯虽然不是王爵,但他执掌幽云诸州等同于诸侯,而诸侯是什么级别?乃是位列王爵之上的级别。

  搁在春秋时代,诸侯就是国主。

  所以这位大臣虽然庄重向顾天涯行礼,但是他的举动完全不算是有所逾矩,臣子见国主,行礼有何错。

  此乃理所应当的事。

  也就在这时,猛见大殿之内所有官员同时行礼,齐声道:“吾等,心悦诚服,赞同幽云领主上朝,为我汉家国战出力……诸侯者,有权议政。”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拱手朝着众人回礼,然后,他语气肃重的道:“既然诸位皆都同意,那么顾某人就算是朝堂一员了。自古有云,在其位,谋其政,顾某今日既然进入朝堂,那么就必须要担负朝臣的职责,而这,也正是我今天上朝的原因。”

  他说着微微一停,语气更加肃重的道:“我要跟大家讲一讲这场大战。”

  满殿所有大臣,全都摒气凝息。

  谁都知道,顾天涯有奇才之能,不但胸藏浩瀚学识,而且拥有洞察世事的远见,所以对于顾天涯的谋划,每一个人都在心里感觉期待。

  甚至就连皇帝李世民,以及李建成这位皇族大兄长,两人也是目光凝视而来,面色显得凝重而又期待。

  都想听听顾天涯怎么说。

  ……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然而就当所有人以为他要开始解说的时候,谁也没想到顾天涯竟然先反问了大家一句。

  他问道:“诸位,你们认为这一场大战应该怎么打?”

  嗯哼!

  大殿之中明显一静。

  微微片刻之后,才见一位武将走出,拱手道:“顾兄弟,咱老程回答你的问题行不行?依照我老程这段时日的深思,我认为既然要打就要打个狠的。此前你已经说过,这一战是为了震慑整个世界,而震慑这种事,老程认为狠字是第一。我们不但要狠,而且要绝。大军攻入辽东之时,刀下不留一个活种,凡是高句丽敌军,尽皆斩杀殆尽。不受降,不纳降,唯有一个杀字,贯穿整个战场,我们要杀的辽东血流成河,我们要杀的辽东尸山血海,我们要砍下高句丽士卒的百万颗头颅,如同当年他们砍杀我们同胞一般,将头颅筑成京观,报一报曾经的血债……”

  老程似乎还有话要说,然而已经有第二个武将站出来,沉声打岔道:“除了狠和绝,还要猛和勇,这一场百万级别的大战,必须打成史诗流传的战役。我们要做到横扫辽东,我们要做到摧枯拉朽,要让所有关注这场战争的国家都感到惊骇,如此才能彰显我们汉家民族的强势崛起。”

  这位武将乃是徐世蹟,帅才之人的见识果然更胜一筹,刚才老程只提出了狠和绝,然而徐世蹟却想到了猛和勇,唯有做到横扫般的摧枯拉朽,才能达到震慑整个世界的目的。

  所以徐世蹟紧跟着又道:“自古至今,国战艰苦,当一个民族陷入灭国危险的时候,必然会迸发出强烈的反抗意志,在这种意志之下,悍不畏死之人必然不断踊跃,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想要做到摧枯拉朽很难……因此徐某人认为,我们要用点不讲武德的手段,比如顾领主您的那位谪仙妹妹,我们必须请她参与到战争中,让她狠狠的杀,让她放开手脚的杀,国与国的战争,咱们不跟他们讲规矩,必须杀,狠狠杀,杀,杀,杀。”
  https://www.52xs.xyz/book/wozaidatangyouhoutai/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52xs.xyz。52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52xs.xyz